7 Jun 2007

想像一種孤單


眼看T和艾家兩隻小貓那樣互相為伴,愈發覺得我家的眯眯好可憐,一年來這樣孤孤單單地長大,沒有人陪伴時,只能自己發呆,等窗外的動靜,或是空氣中漂浮飛動的蚊蟲黑影。
常看牠呆滯著,漸漸地眯起了眼,然後就睡倒成一條毛茸茸。


當我們無法回報牠喜愛的啃咬遊戲,一面生氣牠失當的咬勁,一面也覺得牠那股無以宣洩的遊戲熱情很令人同情。雖然,牠有時也自己能和小豬布偶玩得很開心,看來還是有點心酸酸。
更別說來牠無緣於自貓媽媽的愛了。當我看到有河這篇『母貓有兩種』時,關於眯眯好孤單的想像又增添許多......
「然而菊花卻是一隻超級慈祥的母貓。好幾次我看見她在露台上吃飽喝足,回到她們的大本營:露台旁邊人家屋頂上。她悄悄地走過一片屋頂,接著躍上一堵破敗的, 爬滿了藤蔓的紅磚牆,對著某個角落呼喚,過一會兒,小小的橘子就應聲出來迎接媽媽了。菊花和橘子總是互相又舔又親,沒完沒了似地互吻鼻子眼睛全身毛髮之 後,便彼此緊緊地依偎著,有時一起對著某個方向發呆。」
昨天牠剛滿一歲,而我約莫要在70天後丟下牠。此刻在注視中的想像,日後,還只能是一種想像中的想像,也不知道那孤單哪,會歸屬於誰?

2 comments:

T said...

昨天表姊來看雙貓
她說把貓從美國帶回來好像不需要隔離到六個月這麼久~(如果有意願的話,可以再查查)

有貓真是一件令人早起之事-__-
她倆玩到我很難睡好......

shumei said...

好像是耶!
http://blog.sina.com.tw/kisspuppy/article.php?pbgid=1808&entryid=186326
從這篇看來,關鍵不是檢疫期間長度,而是必須預先規劃,在回國前一年就要開始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