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Dec 2009

[新聞編譯]REDD+是什麼?碳交易經濟中的另一個大漏洞?

哥本哈根會議結束,REDD+的討論和2010-12年間相關計畫的推動,被許多與會已發展國家試為一大會議成就(註1)

據根據會議中聯合聲明(註2),澳洲、法國、日本、挪威、英國和美國都贊成REDD,願意共同提出三十五億美元的經費作為初期公共基金,協助REDD+保育系統自 2010 至 2012年的推動。聯合聲明中亦指出,之後將逐漸增加投入經費,並呼籲其他已發展國家共同參與。

其中,美國願意拿出十億美元,然而與會者聲稱需要兩百億美元才足夠推動保育工作。為什麼?如何計算?氣候環境變化真是一項可計算的經濟課題或市場?

然而會場內外許多環保團體都提醒,如果保育政策和碳權交易的連結制度設計不良,REDD系統對於碳量排放的降低不會有實質助益 (註3)。

2005年以後的REDD+在國際間受到重視,然而REDD+對原住民族群造成的社會和生存環境影響,始終不是各國協商過程中的焦點。然而學術界已有相關研究,呼籲森林居民議題必須包含在哥本哈根有關森林談判的設計之中,以避免出大量碳難民的人道危機,英國利茲大學Dr Simon Lewis發表論文於自然期刊,主張「依照REDD決定的碳額度交易款的50%,應直接用在森林居民和保障其財產…其他研究也支持此論點,認為森林居民是保護森林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而非問題的一部分。」 (註4)

此外,關於土壤的排碳、含碳量的計算,尤其是濕地對於減碳所扮演的角色並沒有考慮於REDD中。許多關心濕地保育的團體特別爭議這點(例如國際濕地組織或英國FIELD都針對這點特別提出修正建議)。

REDD究竟有什麼問題?以下摘譯「REDD監察行動網」對於REDD的簡介和問題指陳,逐一解釋REDD潛藏的問題。

什麼是REDD?
REDD,「減少毀林及森林退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Reduction in Emission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在氣候變化相關辯論中是充滿爭議的提案。基本概念很簡單:發展中或未發展國家的政府,公司或森林所有者保育森林,應該得到來自已開發世界的經濟回餽。然而,魔鬼便藏身於細節之中。

這個想法曾經在京都議定書的會議上提出討論,但最終被否決。2005年開始,REED 原由跨國成立的「熱帶雨林國家聯盟」提出。兩年後,提案再次於舉行於芭里島的COP-13(UNFCCC in Bali, COP-13)中討論,形成REDD+草案。(編註:2009年十二月,終於哥本哈根舉行的第十五次全球氣候高峰會議中再度討論了這個提案。)

在“芭里行動計劃(Bali Action Plan”)中提出:

「計畫將以政策為主,加上積極鼓勵的作法,將有效推動減少因發展中國家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的碳量排放;環境保育、森林的可持續管理,以及加強發展中國家的森林碳儲存都是推行重點…」

上述文字來自((paragraph 1b(iii)),又稱「REDD-plus或REDD+」,是特別值得注意的一段,因為到目前為止,它是唯一被與會國家同意的內容。REDD和REDD-plus所涉及的未來計畫極可能嚴重地影響原住民社群和森林保育,疑點如下:

1. 「保育」聽起來不錯,但在歷史經驗看來,建立國家公園 ,總難免包括大規模驅逐原住民,剝奪當地社群傳統的慣習權利。
2. 「森林可持續管理」意涵模糊,甚至可以包括補貼商業伐木進行於原始森林,原住民領域或村民社區森林。

3. 「提高森林碳儲存」的轉換可能導致大量造林取代既有的土地和森林,嚴重影響生物多樣性,森林和當地社區。

為了防止濫用REDD規定,我們希望聯合國能確保REDD的協定不違反任何國際人權宣言中確認的人權。尤其應遵守聯合國宣言中「自由知情同意和商訂公正和公平的賠償」的規範。不幸的是,迄今為止的國際談判正朝著相反方向前進。 2008年12月的波茲南大會上,美國、加拿大、紐西蘭和澳州都反對納入任何提及原住民權利的文字 。

REDD如何籌措經費是另一個爭議。目前有三個主要機制被建議:碳排放交易,基金設立,以及上述兩者並用的作法。

碳交易的支持者認為,市場力量導致森林被破壞乃因為土地過渡濫用於農業、畜牧,或開墾為油棕櫚種植園或紙漿材人工林種植等等。因此,有必要在市場機制上確認提升森林價值,皇家鳥類保育學會認為「只有以市場為基礎,將REDD的信用交易扣連上發達國家的排放量減少,才能將產生足夠經費來鼓勵森林保護。」

但是,通過碳交易來支持REDD的政策將意味著已開發國家可以延遲有效和徹底阻止燃燒化石燃料行動,因為他們可以透過REDD來抵消其排放量。森林碳交易很可能導致其他地方的污染持續發生,反而不會造成碳排放量的減少。如果測量的碳存儲不準確,即使在某地區停止砍伐森林,但因交易抵算增加其他地方更多的碳排放量,許多國家可能更積極地尋求森林碳交易抵銷,以平衡其碳排放量。簡單說,如果通過碳排放交易提供資金,REDD將創建世界上最大的碳量計算漏洞,有效地允許工業國家繼續排放污染。

雖然還沒有任何協議確認REDD資金要如何處理,然而看看一些主要的行動者的動態,即可嗅得危機。一向支持碳交易的世界銀行自然是其中的重要角色。早在2004年,當時任職世界銀行高級經理的肯恩‧紐康(Ken Newcombe)負責世界銀行的碳融資業務,在科隆的碳博覽會向記者解釋:「世界銀行會致力降低私人投資的風險。」 (然而,紐康已經離開世界銀行,成立了自己的碳貿易公司「C-Quest Capital」)

在2007年,世界銀行在芭里島發起一項名為「森林碳夥伴基金 (Forest Carbon Partnership Facility , FCPF)來促進REDD的新策略。根據這個計畫,準備參與的國家需提出預備計畫想法說明(R–PIN, Readiness Plan Idea Notes),世界銀行已接受了25個國家計畫。

世界銀行也透過生物碳基金(BioCarbon Fund)來資助三個REDD相關計畫。同時,國際林業投資計劃(Forest Investment Program), 屬於世界銀行的氣候策略基金(Strategic Climate Fund)/氣候投資基金 (Climate Investment Funds)也將參與。

此外 , 聯合國REDD計畫,由開發計劃署(UNDP)、環境規劃署(UNEP)和糧農組織(FAO)共同設置試驗計畫,在玻利維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印度尼西亞,巴拿馬,巴布亞新幾內亞,巴拉圭,坦尚尼亞,越南和贊比亞等國家試辦,承諾在五年內提供1800萬美元來協助這些國家保育森林。

幾個國家的政府參與REDD的倡議。挪威政府已承諾每年支援6億美元來支持REDD活動。澳州也參與REDD的項目,在澳大利亞和瓦努阿圖。德國技術合作署(GTZ)也在印度尼西亞和寮國推動相關計畫。

巴西已經創建了亞馬遜基金。巴西表示其森林保護項目將不會產生任何碳信用 ,該政府強調「淨砍伐森林」(爭議的是,根據聯合國定義來計算, 森林和種植林是相同的),試圖閃躲「乾淨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CDM))設立的計算轉換截止日期限制,主張該國森林已近乎用盡而急需重新種植 , 以儲存碳。這種主張支持引入龐大經費來補貼隨後建立的工業植樹造林。

在多邊或雙邊國際關係以外,有越來越多的私部門計畫。這些支持組織如大自然保護協會,保護國際,世界自然基金會美國分會,環境保護基金,伍茲霍爾研究中心,林業中心,溫洛克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協會(Winrock International)。

具體案例包括1997年由玻利維亞成立之「Noel Kempff氣候行動計劃」,由跨國公司(Fundación Amigos de la Naturaleza, FAN),,玻利維亞政府和三個能源公司(American Electric Power, PacifiCorp, and BP Amoco);萬豪酒店(Marriot Hotels)也在巴西參與了永續發展保育區計畫(Juma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eserve),多不勝舉。

還有一系列的「自願性標準」(voluntary standards)如雨後春筍,以驗證「永續」程度”,包括「自願碳標準」(Voluntary Carbon Standard)和「氣候,社區和生物多樣性聯盟」(the Climate, Community and Biodiversity Alliance)。認證機構如SmartWood,SGS和TÜV Süd都看到這個商機無限的新市場。

幾個碳交易商都期待能從中獲利,如EcoSecurities和Caisse des Depot(歐洲最大期貨市場重要股東之一,包括歐盟配額,和BlueNext巴黎分部)。

有幾個REDD發展的趨勢值得後續關注:
• 未能具體確認原住民人權 (例如聯合國推動的FCPF)。

• 未徵求當地原居民和社區同意逕行推定(例如在森林碳合作基金)。

• 聯合國的定義中,森林不區分和森林種植園,這意味著公司可以單一的森林樹木種植園來取代原始林,且仍有資格獲得補貼REDD規定。

• 「技術」問題尚未解決:關於基準,評量,額外性(additionality),滲漏(leakage),持久性(permanence)的設定都未有清楚討論。

• 推動REPP有極大風險會惡化既有公私部門貪污問題,在發展中的全球南方(the global South),大筆錢可能直接進入一些腐敗政權口袋中;在已發展的全球北方(the global North),在一個新的次貸市場將建立於在森林碳交易體系中。

• 哥本哈根會議中討論REDD的全面推動可能只會帶來氣候風險。例如,今年早些時候,印尼同意紙漿公司砍伐原始森林,並允許其種植油棕櫚種植園於泥炭沼澤地中。圭亞那辯稱,要不是因為通過REDD的管制,取得補償,該公司森林砍伐速度可能還會更快。這種補助邏輯難道沒有問題嗎?

• 碳儲存交易在森林保育將創造一個巨大的漏洞,延續溫室氣體排放量。此外,這個問題可能造成泡沫森林碳交易,導致碳價格崩潰。

• 實際上,森林碳交易不是根本之道,無法實質改變氣候變化,關鍵仍然在於我們需要找到一種方法來阻止燃燒化石燃料,不能創造大量新的漏洞,使污染繼續下去。


註解:

1.哥本哈根會議中REDD的討論主要透過兩個機制進行: 科學科技諮詢機構(the Subsidiary Body for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ice ,SBSTA) 和長期合作行動為目標的臨時工作坊(the Ad Hoc Working Group on Long-Term Cooperation Action, AWG-LCA). SBSTA 針對推動REDD的方法完成一份決議草案 (draft decision),呈交給大會。 更多訊息可參考http://www.redd-monitor.org/2009/12/22/what-came-out-of-copenhagen-on-redd/

2.聯合聲明可參考http://unredd.wordpress.com/2009/12/16/agreement-on-3-5-billion-initial-funding-for-redd/)

3.參考時代雜誌特別報導http://www.time.com/time/specials/packages/article/0,28804,1929071_1929070_1948263,00.html?xid=rss-topstories

4.詳細資訊請參考環境資訊電子報相關報導http://e-info.org.tw/node/4998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