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 2007

風雨無情

這兩天呆在中壢,沒怎麼注意新聞,模模糊糊地知道南部豪雨成災,一時之間沒有想太多。昨晚,強尼突然很擔心地來電,說是在電視上看到新聞報導,很擔心好茶的狀況。


我想了想,於是撥通電話給魯凱族朋友邱爸,他人在水門,說是橋斷了,部落無法對外聯通,但據他所知,還沒有人受傷,大家安好,只能等待雨勢稍停,才能進行救助工作。在電話那頭,邱爸對於這通問候感動莫名,我在這端則是慚愧得很,對眼前這只能盼天的狀況感到乏力。

今天的相關報導就多了,撒沙勒老師所組織的魯凱學群組不斷來信更新現況,可搜尋到的
新聞 也是怵目驚心。

撒老師指出:

「目前所有通往霧台鄉各部落的道路確定都是斷的!好茶、大武、佳暮、霧台,吉露、阿禮等六個部落因風雨災情成了台灣的孤島。目前台24線只能到伊拉,好茶也因原住民文化園區內的大崩塌而僅能到達園區。今天航警隊已對大武和好茶部落實施物資空投,希望其他部落也可比照。由於部落裡有老弱婦孺等著就醫,希望航警除了物資救援之外,也能考量醫療的問題。

目前已知好茶部落有六戶在這次風災中半倒,學校操場和宿舍被沖刷的土石流淹沒,第四鄰數十戶因為溪水暴漲而緊急撤離到學校的教室。

因為電話通訊不良,台24線隘寮北溪的部落狀況不明,裡面的災情應該也很嚴重!....」

新聞中則指出,好茶村有多達三十戶住屋遭到土石流掩埋,緊挨著部落的隘寮南溪
潰堤,所幸村民都已經撤離至教會,目前沒有人受傷。

不管是六戶還是三十戶,一想到那個整潔悠靜的聚落慘遭無情風雨吹襲,心底很不好受。想起他們偶爾也會抱怨,三十年前遷村至此的位置選擇,並不是一個適宜人居的所在。就這兩年的經驗來看,夏季風災所造成的豪雨,確實說明了這個問題。

對他們好些人來說,心還繫在舊社,新環境(事實上已經三十年了,但仍是一個相對於舊好茶的"新好茶")的安適性又缺乏保障,這種狀態讓人無法在精神上完成安居,物質上的穩定更成問題。此般氣候狀況若持續下去,社區的居住或許要面臨另一次的遷徙,問題只在於,這該是個人層次的調適,還是公部門的責任?
風雨之前,我這幾天才正想著,明年回台灣,希望能排個時間上山去。明年的山路肯定是另一種面貌了。

而風雨所造成的恐懼和擔憂,在未來似乎也不易缺席。

3 comments:

tyan said...

昨天回家才認真看了新聞
原來好茶的狀況比我想像的糟很多
(多希望只是記者的加油添醋啊)

還看到小獵人在直昇機上叫官姊的畫面

颱風又要來了~唉
一整個難過

shumei said...

我們台北家電視燒了,我沒能看到三立的畫面。但今天早上看到金鏞的簡訊時真是嚇了一跳

我想官姐或許不放心她的羊哪、狗阿 還有土匪雞 才會那麼固執吧 :(

shumei said...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1/3976116.shtml
官姐終於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