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Feb 2008

失而復得的尾戒

五天前,早上正要衝出去上課,卻便尋不著我的尾戒,有些惱又不安地只得出門去了。接下來幾天,在家中翻來覆去也沒見蹤影。幾乎,我已經準備要去買另一個來替代了。

戴尾戒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心理習慣。這幾天,每每不自覺地以左手搓起右手小指,摸不著戒指形狀,只有一手空虛。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好像變成了緊張或焦慮時的另一種徵候。


迷信的事項並不多,尾戒卻是其中一則。算算這可是來美國的第三個尾戒,之前兩個因為尺寸不合,無意中都不知落在何處了。每次發生,我都覺得那尾戒應該真是幫我避去了某些厄運吧。懊惱中總會有歇微慶幸。這回卻是徹底的煩躁著,尤其這週的壓力值到達極點,Colloquium報告和一篇研討會摘要接連發生在週四和週五,加上其他定期的meeting 和分組討論,忙碌中想起這件芝麻小事,心情會有些莫名的不安。

終於,所有壓力暫時都在今天中午解決了。猶豫不決好一陣地,無法拿定主意是否該修暑假後期的exploration seminar,這週也下定決心申請。當電腦桌面上的note面積越變越小,整個人也才輕鬆起來。午前有了那麼點煮東西的興致,從冰箱拿出萵苣,竟然.....乍見封口袋中有銀色戒指一枚。正是我苦苦尋找不得的尾戒,原是這樣冰藏在生菜之中。

仔細想想,這一定是哪個匆匆混亂的時刻,我就毫無意識地丟進去了。透明袋中的戒指,極其具體地顯現了日前我生活的失序,尷尬到搞笑起來...。原來沒有什麼厄運襲擊我啊....

喝著熱騰騰的湯,靜下心來想想這些日子,猶豫著、擔心著、思量計較的時刻是太多了些。很多事情都得開展後才有線索,而不是自己一個人沿著習慣路徑苦苦思索能琢磨得解的。眼前底定了一些今年的計畫和想法,不禁我就要想像起美好的夏天。

4 comments:

T said...

哈哈

多買幾打戒指備用好了,
迷糊的人是不宜把運氣寄託在身邊物件上的:P

如果掉東西是擋厄運
那丟三落四的積習,好像還有些隱隱的祝福之意呢:)

shumei said...

"多買幾打戒指" 這讓我想到Cosco中那種商品規模...

話說,我的手錶也不見了。還好我的頭是牢牢的長在頸子上 :~

Shanta said...

好喜歡妳們這兩則對話。有老同學隔海依然彼此理解打趣的默契。:p

"還好我的頭是牢牢的長在頸子上 :~"這句好可愛。呵呵。

我的愛心項鍊卻是真的咕嚕咕嚕滾進紐約的下水道再也不回來了~~~

shumei said...

啊 項鍊...
妳且想有那麼一件貼身的物件就那樣留在紐約了,不也是挺浪漫的?

(又想到,曾經在哥本哈根往瑞典Malmo的跨海鐵路上,我也是掉了一個手機在置物架上啊。這種事真是說都說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