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Nov 2008

從「流」想及Malika 提倡的"每日民主"

1. "Flow"
週末和Kuei一起看了一部紀錄片"Flow"。我喜歡這部片呈現水資源危機的處理方法,透過全球各地的案例—美國、印度、玻利維亞…等等,背後沒有大道理或艱深的科學理據,只是很清楚地傳遞一些最基本的訊息…

水源是自然環境中為生物共享的資源,不是商品
(片中那些全球知名罐裝水企業主扮演著安全水資源提供者的面目,以及坐在高級餐廳中閱讀「water menu」卻毫無察覺自己以高價買下的水其實只是自來水的消費者,頗有警世效果);

各地人們只需要小小的一兩千美金,就可以社區為系統來做好改善的汲水設施,結合傳統文化和創意,而不是耗費龐大資源又罔顧地方居民生活脈絡的水壩建設計畫
(結合兒童遊戲設施的社區幫浦設計 "Playpump"、雨水回收保存(rainharvesting) 基金會、印度傳統保水與汲水慣習、其他國家傳統保水與汲水慣習);

民間力量"有機會"反抗這些跨國企業的資本暴力;
(印度鄉村人們靜坐,成功反對可口可樂罐裝水工廠的景象很動人;美國密西根的社區居民奔走、遊行、控訴雀巢公司濫開水資源,但密西根法庭還是裁釋該公司有權在他們的私有土地上開採水源...)

人應該有享用水源的權利(the right to water);
連署請願:享用水源是人權,而非特權

是一部很不錯的紀錄片,很值得平時感受不到用水危機的人一看。

2. Malika 提倡的"每日民主"(everyday democracy)

我同意訴求水權為基本人權的說法,但是這如果只是發展成政府應保障公民有權利獲得安全水源,而人民仍只是作為接受公共服務的被動使用者,仍然無法處理地方自然資源為公權力以「公共利益」為名實則濫用的危機。有一派談社區參與自然資源管理的說法,較強調的是傳統地方智慧可以改善科學知識管理的困境,更有助於發展人和生態之間的關係,也沒有處理太多政治面向的議題。就這點來說,在Sarmoli的森林村委Malika的觀點,也許是相當進步的。

Malika是Sarmoli這個村子的民宿共同經營發展的靈魂人物,但是民宿經營其實只是她對於這村莊願景的一小塊。作為一個外來者,在這個小村莊住了十五年,直到四年前她才開始逐漸為居民接納為自己人,實質地參與了村莊的森林資源管理。印度村莊中最具有權力的管理委員會叫做"Gram Panchayat",類似台灣的村長制度,不過他們是以委員會的方式來管理,來自公部門的經費、地方公共設施的管理和推動,都經由這個村委會。由於過手的經費可觀,這個看似民主的組織,往往容易被地方上種姓階級高、有錢有勢的家族壟斷。這個村委之外,在鄉村地區,往往還有森林委員會(Van Panchayat)、水資源委員會(Pani Panchayat)的成立,因應近年來逐漸發展的環境保護意識。Malika自述,她之所以能進入森林委員會,甚至幾年後當上委員會領導,都是因為這個委員會其實是沒錢難辦事的組織,既然無利可圖,也就沒有什麼值得村民競爭的。

以Sarmoli來說,森林委員會管理的公共森林面積只有十公頃—對應至兩個村莊超過三百戶人家,遠不及政府所估計的標準— 每家戶應該對應兩公頃的森林土地,才能充分供應家戶生活所需的燃料、家畜飼料、農作、物資材料等等。這種缺乏經費、掌握自然資源極為有限的狀況下,想要藉由森林委員會來有所作為,無疑是相當困難的。

Malika實在是一個充滿理想的角色,她認為森委會的弱勢,也正是這組織的機會(很難得的是,森委會的九席成員中,有四席保障給女性代表)。Malika覺得,藉由和人們生活攸戚相關的自然資源,來促進人們對於民主參與的信心和熱誠,正是最好的方式和演練場域,她稱之為「每日民主」,由促進人們確實掌握身邊自然資源的權力開始做起。於是她努力地推動不在村委職責範圍內的說明會、教育活動,利用民宿經營開源(Homestay COOP是透過森林委員會經營,來補充公部門補助經費不足的問題),創造森林經營相關的守護員工作,增加村民參與管理的機會。藉由這些事,她希望能改善居民生活、維護自然環境,更重要地,推動民主和公共領域在村莊層次的實踐。她的觀點是,唯有民主實踐這一塊發展茁壯了,地方居民才真正擁有保障自己生活權利的能力。

Malika的觀點,更看重「社群」的培力中的民主實踐,我想這一塊無論是談水資源或自然環境保育,甚至談文化遺產保存,都至為關鍵的一塊,回想起來,她的確是很令人敬佩的一位人物。這每日政治要處理的並不是族群意識,而是實實在在的生活課題,真實溫熱的政治。

Malika的文章:
EVERYDAY DEMOCRACY: Experiences of a Sarpanch



其他關於『流』和水資源問題:
「流」(Flow)紀錄片網站
全球罐裝水進出口圖解分析
對抗雀巢公司的密西根公民水資源保育組織
Foundation for Ecological Security

3 comments:

Kuei-Hsien said...

真好,妳已經這麼迅速地把這部片的感想記錄下來了!水權(Water right)是個複雜卻又不能逃避的課題啊!可惜這部片只放映一個禮拜,電影院中少少的的觀眾更人擔心水資源危機的訊息仍無法傳遞到本來就關心的人以外的大眾....

Sunny said...

Malika的觀點,更看重「社群」的培力中的民主實踐,我想這一塊無論是談水資源或自然環境保育,甚至談文化遺產保存,都至為關鍵的一塊...

這些話讓我想到台灣的環島風潮..從單一個人行為到集體的社會行動 仔細想想有很多線索 最近正試著想怎樣串起來 告訴給身邊的人有關台灣的特殊性 等有機會再跟妳討論 我的邏輯和整理都不太佳阿 但是直覺應該是可以信賴的

Shu-Mei said...

for K: i share same concern with you. Perhaps it was because that we went to the first show on that day?

Sunny: 不會壓,妳總是能有絕妙的切入點,可以一語中的。到時候要和我說妳的分享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