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2010

華大+成大:南港原公賣局瓶蓋工廠再生工作坊 (1)

真沒想到,學院裡最新公布的台灣暑期工作坊,竟是我不喜歡的「台北好好看」系列所贊助的課程。而我在弄清楚脈絡之前,還一時衝動地答應了要幫忙帶這個工作坊。

這整件事還真是一個讓人看清楚所謂「國際交流合作」的好案例。我們台北市政府花錢堪稱大方,出了錢要讓六個國外大學的團隊到台灣,和台灣的大學組隊合作(新聞稿網頁見此)。我們學院的都市計畫系被成大都計邀請,成為六個團隊之一。

當我在為了資格考昏天暗地的同時,都市計畫系內部一陣忙亂,安排出三位老師來帶這個工作坊,其中一個是我的指導委員Manish Chalana,還有南韓籍的老師Christine,中國籍的都計系主任。Manish在我考完以後和我提了這件事,坦承他不熟悉這個計畫,沒去過也不了解台灣,很希望我和桂賢可以幫忙。我一聽那時間還行,基地還正好就在近來引起高度關注的202兵工廠旁邊,好像可以串連一下議題,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

然後才發現三個老師不但不熟這命題,和成大那邊的聯絡更有待加強。上週第一次和學生們碰面,我一看覺得親切也好笑,竟然有一半是我在上個學期助教課堂上的學生(有很認真的,也有說起話來停不下來的,還有一個很混的....)看到他們充滿期待的表情,還有對於台灣基本上什麼概念都沒有的種種疑問,我突然覺得心情複雜沈重了起來。

問了幾個台灣的老師和朋友,大家都提醒我不需要有太多期待,說這系列的交流計畫基本上是市政府公關的一部份,也不要想太多了。對此我沒有非常驚訝,但是真不知道這種背景,要讓學生們知道多少呢?我不想要在他們行前就破壞他們學習的興致,更覺得要說明自己國家的市政府的這種用公帑來為市府化妝的手法,不禁有點難堪。

台南那邊是和華大這邊的溝通好像有點問題,為什麼會讓這邊的老師們都以為這會是一個和TOD有關的題目呢?

那天開會,我實在忍不住要更正好幾個有問題的訊息,趁機也就和小朋友們提了202相關的保育爭議。我一面說,一面覺得心驚膽跳,因為知道自己說得每一句都可能會影響他們對於台北的看法。(桂賢不在西雅圖,我這個在場唯一的台灣助教說什麼他們都會相信啊,非常可怕)

我這一週來想起這件事,心情是很矛盾衝突的。如果想到每一張機票錢都是台灣人民出的,就覺得不該讓工作坊的運作白白浪費;感覺到自己想得太多意見太明確時,又擔心自己會過度干預他們,犯了綁架學生服務自己想法的毛病。

十位學生中有兩位是來自中國的,聽他們說才知道,原來為了辦理台灣簽證,他們還要和西雅圖台灣辦事處的人特別約談。工作坊為期兩週,辦事處不多不少就只給他們十五天,於是他們不像是其他美國的學生們,還有前後的時間可以計畫一些旅遊。

我覺得自己好像有多重身份認同在煩惱著自己,既擔心他們覺得台北不好看,又擔心他們接收了市政府發展局那個空泛的概念,以為台北的問題只是關於好不好看.......

(J說,唉壓不要想太多啦,市政府這筆錢不過是花博零頭都不到呢。)

 我和桂賢說,我們就試試看吧,看看能怎麼樣翻轉,讓那兩週不要只是種一棵沒有生根更沒有活水注入的假樹...


看到一個相關卻讓人覺得頭昏的網頁:


 「一個城市的生命力,需要活水般不斷的注入文化創意灌溉滋養。摩天大樓的高度、經濟建 設的發展程度就如同城市的表象,或許會隨著年齡而改變、衰老,但城市內心卻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更顯風韻。都市再生前進基地(以下簡稱URS)正是為了讓舊 社區注入新文化活水而誕生。在台北,目前預計有六座URS概念基地將在台北的各個角落生根發芽,茁壯成既可為城市製造創意氧氣,又可美化城市文化景觀的大 樹。.....」



2 comments:

kokoz said...

台北有他的魅力,也有很多需要進步的地方,政府也的確迂腐,需要教訓。(放任建商炒地皮、拆古蹟,台北怎麼樣能好好看?)不管是好印象還是壞印象,人來到了這裡自然會有感覺。就放心地說想說的話、做想做的事吧!

Shu-Mei said...

thanks for encourag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