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May 2010

天台...


on the top of the Pawn shop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1.
昨天在朋友家看了據說票房火紅的葉問2。武術或華洋對抗不是我的菜,幾幕電影場景倒是有趣。從佛山流落到香港的葉問借用天台開起了武術館,還沒有任何學生上門問津的潦倒時刻,街坊大嬸顧不得他徒坐板凳尷尬,日日上天台曬衣。

遭人踢館後,葉老師還是不願意交不合理的保護費。失去了天台,他帶著一干學生就在街巷中練武。在拳腳筆劃間,行人穿梭如舊。

那是上個世紀二戰前的時代,香港的空間已經這樣寶貴了嗎?

我想起這張照片,去年夏天在香港灣仔的和昌大押頂樓拍的。那是一棟備受爭議的歷史建築,在1887年以前,四連棟唐樓所在處是海岸線,百年來已是人來人往的莊士敦道,記註了香港的悠久填海歷史。唐樓保育後成為價格不婓的高級餐廳,唯有天台整裡後如左,有電梯直達開放給香港市民,入口不是太明顯。這個隱密的「公共空間」鮮為人知,若非當地熟門路的朋友指點,我和當時住在隔壁巷弄的Sunny也不會發現。

我好奇地上去過好幾次,幾乎都只有我一個人,如果不算那位穿著市建局制服的女士。她每回都客客氣氣地遞給我一張中英對照的歷史解說,請我隨意參觀。我左顧右看,總覺得那些故意虛設的屋架和山牆隔間十分礙眼,把那天台掐得透不過氣來。唯有面對莊士敦道那面是開放的,可以一覽灣仔的嚷擾街市。

有天傍晚運氣好,我和剛下班的sunny帶著啤酒上樓,竟然沒有人在。我們兩個把腳丫大剌剌擱在天台女兒牆上,看著對面的休頓球場、街上的電車叮叮行過,以香港的城市管理和地產價格來計算,那視野、那無人監控的空檔,應是昂貴奢侈的時分。

如有現代葉問,我想是難在這種空間練武教徒弟了。

2.
葉問電影中,還有在官涌魚市場打殺的一幕。各行「魚欄」那些字樣讓我覺得很親切。而官涌在哪裡?原來是佐敦的舊名。據說這個舊地名在香港的痕跡也不多了,只留在電影院和一條街道上。

那些在武館裡吆喝的兄弟們,挽起袖子原都是魚市場中處理著魚貨的手臂,讓武術世界多了些真實的魚腥味。

3.
還沒有看過「歲月神偷」。據說這部電影影響了香港重建局對於上環永利街的態度,今年三月決定要把十二棟唐樓都從重建區中移出,還要大筆投資保育重修。利東街居民抗爭幾年無效,電影竟有此奇功,所謂「以人為本」的香港重建,十足耐人尋味。

不知道今年冬天再訪,這些城市角落會是什麼模樣?

8 comments:

shanta said...

謝安琪唱的囍帖街就是利東街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V8XDQk7ZJE

奠喜帖街英魂不滅
http://www.inmediahk.net/node/77570

Shu-Mei said...

是啊 不過她唱得有些太雲淡風清了 :P

昨晚正想到妳,因為讀到一段關於影像藝術和社會實踐的文字,是收錄在李維怡「行路難」附錄的筆談「危險時刻的小說創作」。她主辦的「影行者」是一個很難得的行動組織。http://vartivist.wordpress.com/

shanta said...

這兩天歲月神偷的預告在捷運強打
很想看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4-RNuEnwwY

Sunny said...

我也記得那晚在天台晃腳的招搖,夢裡會回去小不隆冬又五臟俱全的小公寓,香港還真是我的生命地標一座阿!

Shu-Mei said...

to Sunny and perhaps Shanta:等我去作研究的時候妳再來找我吧。來去小公園玩盪鞦韆,喝兩杯金鳳奶茶 ^__^

shanta said...

哇~

在小公園盪鞦韆
在天台晃腳聊天
手上還有冰冰奶茶

哇哇~

Felicia said...

咦咦咦?你冬天會再來香港嗎?記得要找我們呢~~~ ^____________^

Shu-Mei said...

Dear Feli, Yes I will definitely see you when I am t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