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May 2011

她來到深圳,她離開深圳


IMG_2698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總為了簽證規定要出門換一枚戳記,即使身體微恙更沒有遊興。特地到深圳,還是第一次,不是一個讓人特別想去的地方。過了關,走在那跨越河界的橋上,具體感覺邊境。

羅湖口岸原來形於外是一座商城。又是北方宮殿形式不當地降落了華南地方。沒做任何功課的我只是看看地鐵路線,「命名真是直接啊...老街、購物公園、科學館...」務實地一點想像空間都沒有。唯獨「世界之窗」讓人迷惘了,原來就是這樣唄,你要它是世界之窗,那它就是世界之窗。

東門老街太擁擠,沒來由地還有旺角、韓城、台灣小吃一個個挨在一起,只能速速逃離。

而其實我最難忘的經驗並沒有入鏡。晚間回到羅湖口岸,我才想起自己忘了去體驗許多遊客必訪的深圳大型按摩館。隨意看到海關通道下方有一間海利華,沒想太多就進去了。一個小時的足浴,女師父是三十多歲的湖南小姐,她身旁的同伴也是同鄉。常聽到由湘西來到深圳的案例,我好奇這無親無故怎麼會來到這城市謀生?她回答原本是招來工廠作事的,太悶了,每天除了工廠就是吃飯睡覺。她做不下去,不到一年就離開,寧可自己來外頭負擔吃、住,至少多些自由的感覺。

我聽了默默想:是啊,她聰明,早早離開,不像有些沒走也撐不下去的,於是暴烈地以生命的消失控訴這城市。

她說在按摩院好些,多作多得,也可以少做些,至少有點時間去逛逛街,買一點東西。她說喜歡去東門,偶爾也去「世界之窗」。我聽了真遺憾,我怎麼就那麼懶得沒有去望望那道窗到底什麼模樣。

想起旺角的她,她旅行的經歷更遠更長。一樣地從湘西到達了深圳,相似的理由離開了工廠,在按摩院尋找自主空間,然後她再大膽一試,跟著愛人到香港。她當了媽媽,但覺得自己心性還沒定,不過又能怎麼樣呢,她就是努力工作,有點餘裕時給自己小小的娛樂。旺角的她說青衣商場的衣服最平,東西也好吃。我還沒有去過。

她們都說這深圳香港食物不夠辣,沒有家鄉好。可是也都說住久了脾味就跟著水土變了,如今不中用,一吃辣就上火冒痘子。似乎是,人走到哪兒,變不變都由不得自己。

回程我想起她和她,腿上的報紙都是有關內地產婦的報導。如此類型化、妖魔化一個個女性的流動,實在辜負了每一段旅程上的起伏流轉。她來,她離開,她想要自由,她想要日子更好一些,這些心情我也有的。還要知道這世界多不平,我一轉念就加簽買票過關,她在深圳五年都還捨不得過去珠海或澳門,也只能想像香港的樣貌.....

旺角的她來港七年以上了,眼睛裡無奈多於滿足。不敢問,她是否還記得第一次踏進香港的感覺?又或者,她找到真正的世界之窗了嗎?

2 comments:

政川 said...

說實在的,你的東西我看不太懂,而且,我啊,對於臉書啊部落格電子信箱的概念還不是很清楚,本來還想說你大量出現在臉書上面,部落格應該某種程度的荒廢了吧.結果,上來一看,還顧的好好的,耶.

Shu-Mei said...

對不起啦,只顧著寫自己想的事,省略很多背景脈絡,也沒有解釋相關的香港時事。總之,她們都是在按摩院工作的女子,都來自湖南,先後都到了深圳電子工廠打工,受不了機械式勞動之後離開,恰好都到按摩院尋找稍有彈性自由的生活。

我關心的是,她為什麼還留在深圳?另一個她又為什麼離開了深圳,沒有回家,繼續前進香港?湘西特別窮嗎?還是沿海的深、港讓他們覺得離世界之窗比較近?

香港回歸後,社會對於內地來港的新移民有諸多誤解和歧視。因港府採取類似美國的公民認定政策,如果內地孕婦來港生產,可以讓小孩獲得公民權,造成了醫院床位一位難求、醫療資源爭奪的問題。

許多「港產孕婦」於是一干子打翻一船人,氣憤也出在中港家庭(通常爸爸是香港人、媽媽來自內地),不理性地希望他們最好全部都滾出香港。這些歧視和情緒也影響到孩子們出生後的成長和求學,造成很深的傷害和社會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