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n 2012

錯置的任性記憶

昨天和O聊起她頸上美麗的項鍊,她甜甜笑說:「那是去年的結婚紀念日禮物,是和他一起選的」。繼續談著那設計的細節,我突然驚呼:「啊,我錯過了自己的第一個結婚紀念日了」「什麼時候?」「三天前啊..」。O和她先生都吃驚地看著我,接著我們笑成一團,說怎麼有人這麼糊塗,還開玩笑該以此大作文章,要好好來討個禮物云云。

睡前故意傳了個簡訊給男主角,倒頭我鑽入夢鄉,醒來自己又忘了。 一早,太平洋另一端那人說:「妳也太扯了!怎麼莫名其妙傳個簡訊來?日子還沒到啊...妳這比錯過還誇張耶..」

啊。當頭棒喝。我仔細再想想,為什麼「6.18」會出現在我腦海中?原來,那是印在機票上的數字,當時我收拾起田野工作,從香港回到台灣的那一天。好糗。 

是該說,寫論文中的我太投入這研究了?還是該找藉口那婚禮籌備等等都未經我手,日期也不是我挑的,喜帖也不是我選印或寄送的,所以那數字反而沒有成為一個視覺印象和身體經驗?正所謂,記憶需要參與,需要不斷地實踐,每一次忘記,記憶才有重返的可能。但記憶不是真實,記憶總是再創造。 

或許這是為什麼我真心喜歡寫田野筆記的原因吧,健忘卻又濫情的人,需要把重要的細節都一一地記下,來對抗自己那任性的記憶。

或許,我真是花太多時間寫論文了...

3 comments:

Shanta said...

我也很健忘,但是筆記怎麼都做不好。(雖然結婚紀念日很個人,但還是想說聲恭喜啊!)

m said...

我幾乎每年都忘了結婚公證的日子,然後用一個月之後宴客的日子魚目混珠胡亂慶祝。

Shu-Mei said...

謝謝你們的溫暖安慰,但我還是滿心羞愧....M提醒了我,今年秋天要好好挑個日子來去公證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