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pr 2005

比利時啤酒或Belle & Sebastian?

tigermilk

很喜歡這個團,更喜歡這張專輯名稱'Tigermilk'(有人翻成老虎奶,也是挺妙的)與封面 。不懂命名所來但直覺地喜愛著。
post成癮的我無意識地處理著專輯封面,非常想要貼上它。不會亦不想寫樂評,遂找出CD反覆再三的聽。


然後TY在身邊突然說:『真想再去比利時...』我猜想著是否那香蕉與鳳梨口味啤酒發酵了記憶? 他又說話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首歌 就好想念當時...』


吟唱聲走至 'My Wandering Days Are Over'
"
You know my wandering days are over .
Does that mean that I'm getting boring?..."

(這巧合跡象好像很正面?
暗示著[where to go]茫茫疑問 的結束。漸呈果凍化的沒骨氣狀態,反而是一種坦然的承認。)
即便是跳躍式的連結和解讀,但能意外地由旅行記憶的喚醒,增加這首歌曲的所指,日常生活的片段思緒似乎又找到了一種歸類方式。我回想起姿蓉今晚的理論:「msn玩久了,個人的常用表情符號都會代替本來的臉孔面目了,一想到A,先想到就是那奇怪的表情」
豈不是符徵和符旨相易,偽裝不變的符號存在依舊,關係實則分離錯置?如果繼續使用這邏輯,所有聯想過程都具有顛覆生活符號秩序的危險,或者能創造點天外飛來的趣味,只要不太誇張,不讓心情錯亂,我想也是一種免費/自由的游擊戰術(tactic)。
(音樂繼續...)
"Six months on, the winter's gone
The disenchanted pony left the town with the circus boy
The circus boy got lonely
It's summer, and it's sister song's been written for the lonely
The circus boy is feeling melancholy"
不會駐留的馬戲團,不會永遠年輕的男孩,熟悉的隱喻持續遊走,等到所載所指過於沈重,就該是換一張唱片的時候。那麼待人呢?看來絕不能使用這種虛浮躍動的符號學生產,鐵定傷人又內傷。

2 comments:

老鼠之友 said...

真討厭當麻瓜的感覺
連右邊的留言都不太會用\__/

新家好像在海底喔
黑黑的
像在深海中用頭燈踢著蛙鞋前進的感覺

shumei said...

因為是水母啊

所以只有深海中忽明忽滅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