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Aug 2005

備份感受

今天客居他人屋簷下,努力讓自己活潑親切聊天搭訕到極限後,還是躲回了房間。好在,有「自然捲」可愛的聲音陪著我,可以忘了剛剛面對主人三個女兒(令人害怕的青春大學生)的尷尬。

然後,為了找一個訊息開始檢索2004年夏天的寄件備份。好多信一開啟,竟然都是有點陌生久違的心情,有些感覺被神奇地喚醒。

隨意看一段自己寫給好友的信,才驚訝地發現,自己當時是經過這麼一種過程,沒有邏輯地決定了現在的生活狀態,要對自己負責的畢竟還是當時陷在論文泥沼中的任性。

***
i made up my mind to work with T yesterday after a mini interview with the couple. The process of my decision making is a bit complicated.
I 'll try to give u a brief summary. John asked me to think about several choices of work in the end of May, including the work in Orchid island, a landscape consulting project of fishing ports all over Taiwan, and job in Matsu. I prefer the one in Orchid island as i told u coz it's quite interesting and only a 6 months job. However the project is suspended coz of some conflicts between the related professors. So John asked me to reconsider the fishing port project. Finally i accepted coz of some reasons like this area is quite new to the foundation and to John as well, whi ch seems that can offer an opportunity to develop something about port planning, designing and industrial changing. Also the working place is so close to u guys!!

I cannot make sure whether it's a good decision or not. But i think it won't be too bad for me to spend 1 or 2 years.
I will start working from 8/9 or 8/16.
***

就這樣?!這段信時似乎是當時留下的唯一記錄,勉強可說是解釋的文字。其中的自己看來是這般被動。努力想,最後做決定的我似乎已經昏了頭,開始對漁港懷有一種很陽春卻自以為浪漫的想像:海風吹拂下我會沿著碼頭直直走,慢慢摸索那沿著海洋起伏邊緣生長發展的空間結構。還有船進船出的產業影像,還有網灑網起的生命姿態,陽光會斜斜照進漁村的一隅,還有更多、更多。

然而我這一年來,漁港反而可說是接觸最少的專案。在意外的狀態下,我去了澎湖,騎著機車跨海來去要找風土建築;又來了日月潭,在這邊努力感覺著一方小小島嶼的神聖性。
想起篤信星座的媽說:雙魚座的人是最好要住在水邊的。要住在臨水的城市。不曉得澎湖的海水或是日月潭的湖水,對我來說到底算不算是一種應該要學會珍惜的運氣?在我的經驗裡,臨什麼水好像不是自己能清楚盤算的哪。

這兩個經驗漸漸地把畢業後的自己又推向了實質空間的操作,更是在我預期外的進行。很神奇,光是從自己在書店流連部門的變化,以及書架上又開始有工法、圖集的盤據就可見一斑。完全是意外狀況。

但這經驗轉向還是不能夠釀出一種決心,足以讓自己對路程負責到底。

那時還說:
『有些道路是清楚可循 而且安全有保障的
有些道路是看不清楚端點和方向,而且不知道是否能走到可被理解的明確位置
而究竟走路是為了什麼?
我總覺得被別人理解不是那麼重要
但不被理解定義到某個程度又會替自己招致很多抗爭的麻煩...』

(如果常常讓自己保持在想都沒法想的狀態,這又如何?)
如今是持續地走著,有時甚至是被工作節奏驅趕著,想或不想地不停蹄。

萬芳唱:「寄出的信,是一封收不回的心情….」,是好久以來,這麼喜歡而有感的一句。但是outlook太可怕了,忠實的備份功能,簡直就像失控的回力球,這麼狠狠地越過時光回來,毫不留情的撞擊。

4 comments:

shyuenwen said...

為什麼對自己不開心呢? 既然能感覺到過去想像的單薄、應該能肯定自己如今對一個地方較為敏銳實際的體會,不是嗎?

沒有意外的存在,幾乎學不到東西。
我以前覺得清楚的路很乏味、如今覺得曲折的路也未必有趣;相反的,清楚的路只是和一般生涯規劃、社會節奏與價值觀有著比較明確的關係,其實蠻有效率,卻未必簡單好走。我當時真的沒明白生活。
是如今意外地無聊吃力的留學生活讓我明白當年認知多麼狹隘。so what? 也許我再無聊地走下去,又會遇上什麼讓我又能好好地忙亂一陣......。我現在最擔心地其實還是,如果持續再這麼原地打轉無所事事,將就這麼沈沒在這條路上。
要相信自己嘍! 再說,水母是不延線走路的、漂忽~漂忽~ 整片水域都是妳的世界!

shumei said...

謝謝小薰,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最近想著不斷發生的一切,總是想至一種微微沮喪的狀態。

本來也不是一個會整天不開心的人,但一發現水域如此無法掌握,看不狀,在水裡就越發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果斷睿智的肺。

就連表單上要填『永續建築』還是『永續市』,我都舉棋不定..

不過,我還是會努力以書寫卸下這些情緒,在平常時刻爬行也好,飄搖也好。

阿間 said...

誰可以知道什麼時候上岸呢

我依照安全的指示前進 但還是常常覺得茫然
不是後悔什麼 而是不知所措 怕辜負了生命的美好 所以只能將擔心隱藏起來 埋頭前行

shumei said...

哎,如果是妳,一定沒有辜負生命美好的...

很簡單的生活,從你們經過就是會變得很豐富踏實,那麼動人。

我還沈醉在小孩與夏日金門的影像裡,想我什麼時候也可以有那樣的自然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