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Aug 2005

濕淋淋

大雨中離開中和,濕淋淋地感受到颱風的靠近。我在機車後座,一度被雨淋得痛極了,幾乎只能專心地感覺點滴的痛,在那瞬間,整個白天那麼混亂的心情似乎才停了下來,街道上我睜不開眼,世界在雨中70km/hr的行進裡變得純粹。
濕透了,換上乾爽的衣服,黑色星期五到此為止。沒有剩餘的色素可以影響我了。

啊,其實也不是第一次如此地面對自己的輕率和冒失,然後陷入了一種莫大的困窘中,連後悔都多餘。但這不時來臨的狀況竟然發生在工作室,一個我以為漸漸熟悉放鬆的場所,才赫然發現,很多沒釐清的情緒和習慣還是和去年夏天差不多,並沒有因為三百多個日子而自動調整成熟。

都準備要好好地來想一想工作近一年的變化了,卻這麼糟糕地亂了第一句。

或許今天這麼一頓飯前後的尷尬,只是所有累積下來的潛意識引領演出的。即使進到工作室,我似乎有意無意地保持一種抽離的感覺,總是覺得自己是自由的個體,不喜歡所謂『某某是什麼組織的人』這種說法加在自己身上,也從不認為工作上的關係是隨時緊貼著自己的。我甚至對不知何時自己下了暫時性結論:「妳不會是個容易有認同感的人」,更明白地說,我抗拒「認同的力量」,害怕認同所驅策出來的,過於迅速的熱情姿態。我喜歡看見朋友的熱情眼睛,自己卻有著還沒有釐清脈絡的猶豫。

隨人解讀「我們」,每個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我群和彼群在說出「我們」的同時已悄然界定,不管有沒有主觀的排斥或接納。很多說法上,我習慣使用「我個人..」或「我」,一方面是無法替別人負責,一方面或許是我不自覺地在抗拒,微小的自己不願融入了一個固定群體。已經好久我也忘了繼續檢驗,究竟是一種對於認同的排斥,還是其他難以名狀的問題。直到『我們』惹了禍,忽然才發現自己跨在邊界上,而一腳抬得高高卻忘了怎麼接續。

還是希望這麼一場雨後,大部分的問題可以歸諸於我的冒失衝動壞個性,而不是這些『我』或『我們』的問題。

3 comments:

Doninique said...

dear shumei,

要放開尷尬唷~沒那麼嚴重的!!!
隨之而來的許多情緒和想法都是重要的,
但也不要被片刻的懊惱沮喪、過度地綑綁唷~
加油~

晏儒

shumei said...

thanks for your encouragement, dear Doninique.
I feel much better now, though still feel a bit tired of working state.

longing for a long long holiday..

mikehill3102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