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Sep 2005

怎麼說故事

昨晚在伊洛瓦底吃著飯,嘴裡的打拋雞正火辣著,卻看門外兩位瘦長的歐吉桑悠緩走過,不就是郭力昕和這次流浪之歌請來的導演Dick Fountain嗎?

其實本來對這位導演一無所知,但看了郭的專訪『一位左翼紀錄片導演的每日戰鬥』以後,就對這個人和他的作品充滿好奇。專訪中談到左翼姿態並不足以完成溝通和表達,語言是重要的,說故事的方式和藝術性是重要的。憤怒的音樂或影片不一定是好看的,過於悲傷自逆的影像對難以接收的閱聽者來說就是無用。

把他的想法放至空間規劃設計來說,前衛大膽的概念或貼近草根的想法都只是動作的開始,如果不能把概念透過實質空間讓使用者感受,用再多的設計說明來解釋闡述都是徒勞。在城鄉所接受的訓練似乎多偏重在概念和意識的解放,如何做出準確的動作則是荒廢多時了。當然或許這部分本該是長久的修行課題,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

想作的若不只是紙上建築,就要有能力看清現實,可以憤怒後還快樂,力量飽滿,動作確實而動人。但我對四肢不協調的自己真是缺乏信心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