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Sep 2005

Migration 2005

在學妹那看到這連結,原來讓人享受的流浪音樂節又走來了,在秋天。

台北的秋天面目模糊,並不爽朗宜人。早上看見那已然黃燦的欒樹竟然全濕了,都覺得它該是滿腹委屈。

此刻還是下著大雨。我想起去年在大安森林公園,就是場流浪音樂節的表演,那麼大的雨,我和另外兩個朋友穿著小黃雨衣,手緊緊抓著帽緣,情緒卻跟著華沙部落的白色吶喊高昂著。事實上當天全場都是專注的小黃人,沒有人為了大雨走避樂聲。

九月底即將再度開場的節慶讓我有點興奮,幾年下來它的韻律節奏至少對我生效了,那樣的夜晚,在大安森林公園,會有流浪者的歌聲。好像就可以挑起沈悶的生活線條,因為期待而有了些波形創造的可能。
今年的海報依然有著可愛駱駝或驢子(忽然發現動物也是充滿象徵的,流浪的起碼不會是一頭牛是吧?),悅人的水彩畫裡醞釀著飽滿的一路風景,我好像已經被這圖樣召喚,開始有了出走的想像。


Kepa Junkera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將在10/1演出的卡帕‧溫戈拉 Kepa Junkera

喜歡手風琴,而這位樂手又來自Basque,馬上吸引我的注意力。

這兩天正和艾說著San Sebastian的回憶呢,應該手牽手去聽聽,試著能不能聽到那灣美麗的海潮聲,聽到橋畔宣揚獨立概念的老伯伯,依舊清楚地說著地理界線和民族的事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