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Nov 2005

Astriction

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固執又膽小的傢伙。

聽見批評或相異的意見時,第一個下意識動作就是臉上的表情,皺眉、歪頭,撇嘴,然後意識自己已是一張臭臉的時候,乾脆低下頭,開始在紙上寫些有的沒的,扭曲的圖樣或生氣的字句。

就像今天下午的工作討論,我竟然開始寫:「對...(你說的)折頁是最重要的!!!!!」
甚至有點想讓坐在對面的老闆看見似的,那幾個驚嘆號驚人地清楚。

然而我並沒有及時說出想反擊的話,也沒有試圖解釋,說清楚所有被誤解的狀況。
我只在討論結束後,才回過神來似的,拉著一起討論的善良學長說個不停。一邊激動說著,一邊我也發現自己a某些錯誤和固執,然而一面又深深後悔著,沒有回應那些我覺得不合理的判斷和由上而下的工作方式和要求。

晚餐時,繼續向S訴苦的我,突然擔心起自己那些臉部表情,想來是一派惡劣臭臉,除了表達情緒,沒有任何溝通的效用。只能像個不受教的孩子,固執地默不作聲,卻不能勇敢地說話,面對疑惑和誤解,好好處理。

於是我的表情會落得一句「妳會不會很沮喪?」(妳真是個壞脾氣、不聽人說的孩子...但我們是有雅量的大人,看我們多善良的安慰你?),而我想說的又說不出口,討論辯證的狀態忽然變成了溫馨輔導氛圍。

所有的話語都吃下去了,在身體裡阻塞著,便秘如一枚硬又皺的胡桃核。

2 comments:

t said...

完全可以想像所謂不合理的判斷-__-
下次要勇敢的反擊喔

不過還是希望j和你可以保持溫良的氣質,不需要日漸變強悍

shumei said...

我後來下定一個決心,覺得如果可以學會和他們兩個好好溝通,應該以後和其他人溝通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就像是海馬之於那位挑剔大牌的總顧問一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