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Nov 2005

Between Monday n leaving Sunday

此時最是叫人不捨入睡,總是覺得明天起來,南瓜又得上崗工作去了。雖然我好累,眼睛酸澀,腦子也混濁成一片,手執滑鼠只是宛如幽靈般晃蕩著。

累成一灘過期的感覺,上週末的,週末之前的,都該收起來。過於豐盛的火鍋,敲擊著搖滾樂音的老人手指,微笑、大笑、無法理解的笑,小杯啤酒和綠色手套的魔力,在摀住臉孔的那一瞬間,都定格、幻為顯影,不會再作亂了。(它們被偷偷地運走了)

十一月是出乎意料地躁熱,秋老虎的遠去很令人期待。如果那時能擁有一個寒冷而清醒的星期一,前一夜是安睡而沒有失去自由的感覺。
And here is the rest of i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