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Dec 2005

選什麼

選舉後一天,台灣的氣溫驟降,在台北市,我的生活領域仍是年輕人活潑地走動著,和昨天在中壢家中客廳或鄰居街坊間熱烈的討論氣息不太一樣。

其實蠻不應該的,這次選舉前兩天,才稍稍開始注意相關的媒體訊息。而看來是已經錯過了(抑或未曾有過?)候選人端出牛肉的時間,我所能知道的只是一個個有擔當、比狠勁的下台誓言,且各地都有人下跪或淚流滿面。老實說,這種畫面的確容易引人注意,若暫且不論效果好壞。

在各種惡感漸漸萌生的同時,我感覺到媒體力量的可怕。在沒有實質政見可判斷的狀況下,還真的蠻容易因為演技好壞、感情真摯度,或是此人的言說動作是否對味而漸有好惡。在台灣選舉,彷彿是一場演技、劇本大車拼。以我媽媽那輩重視面相端正與否的人來說,天生的面相格局也是非常重要的。

昨晚聽到鄭村祺說:「我們現在只能用選票來表達不滿,懲兇罰惡,卻離選賢與能的境界十分遙遠...」我想是,好像只能在這樣群魔亂舞的選戰中看見特別令人不滿的戲碼,卻無法感受到島嶼任一方土地的願景,海潮可能往去何方。

而缺乏資訊的選民,也只能單純地挑選一個不賄選、相貌端正、方言流暢、感情自然流露(適當地熱淚盈眶而感人肺腑)的縣長,至少,這種首長在未來日子裡不會說什麼讓所轄土地居民感覺蒙羞的話語,平日在新聞中看了心情愉快,生活開心。想想台灣人真是最能幹自主的國民啊,我們照顧我們自己,大部分的事情都在私人體系中運作處理,對於政治人物,只盼求看了不礙眼,說話不要太離譜難聽。

4 comments:

阿娟 said...

好奇怪 有時候看得見有時候又無法閱讀

阿娟 said...

我剛剛一篇貼錯地方了 ㄏㄏ 貼到樓上去了

阿娟 said...

我真是浪費版面 剛剛的沒貼錯 ㄏㄏ

shumei said...

唉壓不好意思
如果看不見時,通常是檢視/編碼(在工具列中調整)的問題
這個blog一定要用unicode來看,才能看見
我也不知道這個問題怎麼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