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Dec 2005

低溫喚起了熱甜酒味

今晚真冷,和學妹走出小火鍋店,冰冷的空氣中,關於聖誕節的談話有一句沒一句的變成了十二月最明確的想望。想的太隨意了,記憶中模糊地泛起了熱甜酒的香氣,那些多美好的荳蔻、肉桂、丁香、月桂葉的溫暖味道。
後年的聖誕,或許就有機會捧一杯紅色甜酒在手心,但幾乎可預言的,屆時會有另一個方向的想念作祟,難以避免的人心不足。


去年聖誕節在台灣,只是十二月中的某一天,不像歐洲,那種在十一月下旬,全城就漸漸熱熱鬧鬧起來的氛圍,假期也真正開始了,悠閒地開展至新年。或許去年忙著工作吧?倒真是完全想不起慶祝的形狀。在2003年的聖誕節影像中尋找甜酒的特寫不成,漸漸想起那時旅行在不同的城市裡,拜訪朋友,在大同小異的聖誕市集裡走來走去的感受。

十二月初在在哥本哈根,公園草地上點起了燭火,下午不到四點吧,火光在宛如黑夜的風景裡讓人們很是興奮。










Brugge,前往法國前的暫歇處,小小的城。那天早上好像下了一場躲避不及的冰雹。







Brugge-Strasbourg
火車上看見比利時南部大雪遍地。










車上遇見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弟,他們一家人要到法國、瑞士度假。小弟又跳又說的,還指著法文本的童書要我朗讀,可真是難倒了目不識丁的老姊姊,還記得他失望的很呢。










聖誕夜在Strasboug,此地以聖誕市集著稱,不過當天街上的人好像反而少了,可能都趕回家去交換禮物吧。那夜在青年旅館過的,氣氛恬靜。 那時有群身心障礙的朋友們也來到,志工引領著他們歡慶聖誕,他們笑得很開心,有時大聲地說著興奮著。


耶誕後的早晨,小城很平靜。那時,心底很輕鬆,假期的旅行才開始,想著北方的西班牙,想著之後回到台灣,家人和春節都令人更期待。聖誕節好像只是經過,腳步因為時光的餘裕而不致患得患失。

我只是想著夏天時拜訪的那次,天空更晴朗些,住在不同的旅館,漫遊著起點和路徑似乎截然不同的城市風景。

4 comments:

小捲 said...

我一直覺得喝熱紅酒怪怪的,黑紅色加上一點藥味和酒味總是讓我想到中藥....:p

Shanta said...

照片右邊的女士,好像我的德國修女朋友Annette啊。。。^^"

shumei said...

to Q,
會不會你喝的是荷蘭版本呢? 可能額外地加了什麼詭異的尼德蘭香料,就像是那些可怕的糖果,紅紅黑黑的:P

to Shanta,
應該很想念在遠方的朋友吧,聖誕節是這樣一個日子...:)

小捲 said...

我是在柏林喝的呢∼
要在尼德蘭,知道裡面有加黑黑糖的時候,打死我都不要喝 :p

恐怖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