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Dec 2005

年底掃除

來吧,聖誕老人來隻上好的掃把...
昨天的工作室秩序像團毛線球,找著了這端,又不見了那頭。急急忙忙拉著、用力著,忽然就被誰剪斷了,只剩下莫名其妙的形狀。都怪在溫度上頭了,今天實在冷,啥事都有出錯的理由。


然後在所謂『小桌』的內部討論進行中,有點混亂地心情裡,驚覺十二月這樣過了大半。最後的十六天,2005即將結束。而大家已經討論到尾牙、跨年、綠島和羊肉上頭。是啊,王老闆給的那本醜醜的行事曆已經尷尬見底了。
想想月初那五天是緊張著,萎糜成一團,假裝沒有在等待公費考試的放榜。然後消息揭開了一整週的上上下下,硬著頭皮和爸媽說,說我其實沒有想得太清楚,而這事還有得慢慢琢磨,不是包袱收拾就可以快去快回的。大約那樣尷尬地說了數十次吧,每說一次都更意識到自己心意的軟弱模糊。
而後各種新案子的可能性更像一陣風般的,暫時讓人不想讀書計畫(反正成績單都還沒收到勒..);風聲熱熱鬧鬧吹了一陣後,歸於平寂,剩下的,是需要清醒穩定的心和台北盆地裡必須提升的溫度。今天工作室據說要大掃除呢,我想我的情緒也需要好好來個一回。

4 comments:

shyuen said...

恭喜恭喜!
這樣好像劃撥了未來三、四年到另一個地方。這時間蠻長的,萬事確切也不是成行的條件。
別清得太乾淨呢! 只要清理到自己可以開心地把握機會就好了:) 
..我都已經想去找妳玩了:P

shumei said...

嗯,一定要的,還記得2003那時太匆促了,沒有機會招待妳。
不會太計較是否原來那個地方吧?我也希望能早點讓那城市清楚浮現:)

shyuenwen said...

總之我對那地方無啥概念
也許考慮一下,年終掃除時再讓相簿前進一個城市?

shumei said...

咦 小薰好像誤會了,我連要在哪個板塊、哪個城市落腳都還沒個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