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an 2006

年節味道

這種時節,才體會到我家人丁多少,且因奶奶和外婆都不在了,許多傳統細節不需繁瑣地被堅持,而年味也不再濃地,只覺得輕,甚至有些冷清了。

想想真懷念初一醒來,桌上總有油炸好如雲朵的甜年糕。不那麼愛吃,卻很習慣那空氣中的甜味,和外婆緊緊相連的氣味。她還會急急忙忙地要我們吃豆干(所謂甲豆乾,坐大官),確認我們吃過了每一種春菜(忘了那諺語),要我們踢一腳門邊的白蘿蔔,叮嚀著很多我記不清楚的事。

不過爸爸媽媽還是很開心吧,能連續好幾天等著我和妹妹貪睡直到中午。看得出來他們想刻意地陪伴我們,推辭了朋友的熱情邀約,不時還有些使用客語的低聲討論(唉,以為我聽不懂,太小看我了)。我在心底說著:「其實不必這樣的...」

應景地,盡量讓自己努力作個好孩子,接聽電話時有禮貌地和親友們問好,算是春節家中必備裝飾品。出門拜年就不必了,也幸好爸媽不強迫我到中部吃團圓飯。感覺自己的心態很矛盾,似乎期待一個熱熱鬧鬧的新年,無異於童年的,又不願意參與太多,只希望那些親切的喧嘩只從樓下傳來就好,而我可隨時可晃下樓,拎顆糖吃。

很自我的春節是看聖稜的星光、美國天使、跳舞時代、天工開物‧栩栩如真,背景是電視中、簡訊裡那些狗年汪汪聲(汪汪=旺旺?這時代大眾對於財富好像很擔憂,幾乎是對新年唯一想像和期待)。有點不明白自己的失落從何而來,如果只是對親人的思念就好了。

6 comments:

sleep said...

我好想讀「天工開物‧栩栩如真」。無意中在網路上連看三篇很棒的書評,(我長期潛水偷看革命中途和女鯨學園兩個blog)。「物件的隱喻...專注於物件本身的訊號與原始情感...通過一個??,尋找所有可能的世界」(革命中途),真想立刻找書來看。http://blog.yam.com/laches/archives/1058692.html
從這裡可以連去另外兩篇。

阿娟 said...

對於傳統我是矛盾的
其實眷戀著那些味道 感覺
但是沒有誠心與誠意去執行那些儀式與禁忌
而年味也就淡得只剩紅包 賭博和團圓了

Tyan said...

新春特別節目是指--特別難看的節目嗎-__-
四處難逃各式喜氣洋洋的音樂

(家裡的電腦放在客廳旁,一邊上網一邊有小小的崩潰感)

shumei said...

我寄給妳吧 這書很美麗,可以手觸摸。雖則董啟章這不甘於後場的作者有些微煩人,器物間的生命情意和文學創作上的創意還是蠻好的。

美國天使真的如Tyan推薦的好看呢,不過主題一點不應景,妹妹覺得有些不適合在春節觀看(尤其我爸在一旁時)。這時候,適當的喜洋洋氛圍好像又有些重要?傳統的存在與否好像需要有種與人方便的彈性?

不過,我還是能邊看邊笑,近乎拍掌叫好。那憤怒的天使真是妙極了。

Tyan said...

沒錯,春節需要有喜洋洋的氛圍

喜洋洋即是春節假日的主題
正如幸福浪漫是情人節主題一般
(好吧我又嫉俗了)
得出發去爺爺家,盡一個喜洋洋的義務

其實沒有真的討厭過年,只是期待安靜的假日
可以延續平常日子的步調與分貝

--
另,我買到舒國治新書了,雖然不是簽名版。

他會說--「我去京都為了睡覺」「世界上最殺風景之事,其非蘋果打蠟?」,真是笑死我了

可惜的是,好幾篇都登過報章雜誌,已經讀過啦

shumei said...

沒錯,買不到這書的人可以看看網路上這「京都的旅館」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5/new/dec/26/today-article1.htm#

瞧他說京都民宿:
「主要它很像你投宿在親戚家(君不見,店家的貓在你腳邊看著你換鞋,而耳中傳來掌櫃孫女的鋼琴聲),同時更好的,你還能付錢。平常我們說,希望能到人家家裡吃飯而又能付錢,便是這個意思。」

我寫論文時怎麼都沒想到這種關係之巧妙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