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 2006

有風

桌前的窗簾晃動著,是有風的下午。

午後微風延續著昨天下午的品質,一股腦兒帶來的就是台南校園的味道。暖和乾爽中似有青草芬芳,吹起桌上的紙張會有些微聲響的,吹過想像平原的午後微風。在台北有這麼一個下午,算是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

好茶逍遙一週後,回到工作室隨即投入了之前那惱人財務計畫的修正。數字中計算好幾天後,正式交出,結束。終於,有心情開始整理家屋測繪的紀錄,同時消化好茶聚落保存相關的報告與資料。

好的規劃報告是可讀性高的資料,尤其這種和人與生活、空間記憶、自然山林相關的案子,我很敬佩過去參與過的前輩,細緻地記錄下了好茶聚落佈局和傳統文化的緊密關連。當時還以非常可愛的手繪插圖描繪著保存與活化的構想,表現法令人驚喜。仔細看看,1998年的想法已經很活潑,到目前為止,關於生態旅遊之類的事還沒有太多的新意。看來我們想往前進是要費點心。

然而,最大的問題和T在蘭嶼感覺到的很類似,那些美好的構想沒有實踐太多,真的。它們凍結在報告書頁中,靜止為好讀的文字與圖片。

暫時看來,聚落景致或外加的規劃意圖還沒有改變太多。但那地方的人好像變了很多。女孩或獵人或史官亦會年老,浪漫的詩意錯雜在蜚短留長間不全然是多麼美好,即便其中許多和聚落保存或文化延續無關。但人是多麼感覺複雜的動物,一小撮人在一個小小的地方生活或經營,要讓他們如外來者般試圖超然客觀地推動,說不定是很無知過份的要求。回想著聽到的一切,凝視過的表情閃爍,緊密與人相關的事多動人,又好令人頭痛。

面迎微風,我調整出一個畫圖的空間,以久違的姿勢在圖桌上移動,垂直或平行。想這些事,有時覺得很困惑;閃神的瞬間,拉出一條線,炭粒子滾動流暢而單純,不需思考地前進。這種風總讓我想起某個熟悉的建築系館陽台,彷彿近在窗外,隨時我可以看到那後門,人來人往。

2 comments:

t said...

新換的banner,是好好吃蓮霧嗎?^^

shumei said...

是咖啡樹。紅紅的果子是咖啡豆呢。

產地直送蓮霧請洽小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