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 2006

Drowsy and moisty weekend

雨終於停了。
一早醒來,雨聲與昨晚幾乎一致地奏著,起居空間微暗的光也讓人難以分辨晝夜。滴答聲延續著,好像週六的夜還沒有結束,疲累延續,流淌成此時的昨天。
螢幕上總是太傻網站異常豐富的資料庫列表,匪夷所思;耳機反覆地放送標準男女聲的英語對話,以三至五句的單位進行著,"What does the woman inply?" " What will he do?";而我持續地分心,不時地迷失在電子報或部落格之間,手邊還有專案報告書(帶回家不想看)、剛入手的新書(想看又壓抑著)。昨天是這樣,醒來後他們橫陳在桌上的氣勢,好像又要召喚我進入了,昏沈而無聊的準備。
不斷地和自己說,認真點吧,考試報名費好貴喔。一邊想著今晚在光點上映的燦爛時光(The Best of Youth)到底是不是所謂「生命中不可錯過的六小時」呢?Esther的來信邀請也讓人萌生不安的心情,又是一個隱於市的邊緣聚落,怎麼想?怎麼看?有時,生命中不可錯過的事情好像太多,多到難以分辨,有時候就乾脆心一橫踩踏過去了。
直到近午時分,雨停了,新的一天好像才正式開始。從星期六的漫漫寂寥醒來,過渡成蒼白的星期天,漸漸醞釀往工作日趨近的焦慮恐慌。我真是極度被外在時間歲月宰制的人,好沒用。看蕃茄和青蔥在熱湯中翻滾起伏著,自然的香氣稍稍驅趕了潮氣。一邊攪動著,一邊想這生活也挺好,簡單的滿足和熱度。
其實昨天下午還是偷偷地在挪威森林發呆了一陣,小小的逃離。翻看最新一期的印刻雜誌,一篇關於青年人為何想開咖啡店的書寫令人莞爾,甚至也點到營建業,連「營建業不景氣、缺乏可追隨的身影、誰能大聲說我想當建築師」這種事情也明白地寫出來了,作者提供了不少說法,讓我們繼續理直氣壯的徬徨,挺好笑。最妙是最後視線停留在作者小照上,咦這可不是剛剛送咖啡來那位嗎?我瞥向吧台,看那呆呆楞楞的中年人煮著咖啡、製造奶泡,完全就是雜誌上這位阿寬先生。突然我有種非常超現實的感覺,遂又共享著那種生活勞務中的單純,感覺到唐諾說那「生命基本現實」的確需要一種接近友情的方式來與之和解。
有時候,只要一杯甜美的奶茶也可以點石成金,味覺的燦爛時光。暫時別無他法了...。



ps.這期的印刻,有篇斷背山作者的迴響,寫她把自己的書寫交付於電影拍攝的心情轉折,十分十分有意思。

3 comments:

阿娟 said...

真的很佩服妳在工作、考試、生活之後還能寫下這麼多東西

shumei said...

就是越忙越悶才越嘮叨啊><

快把澎湖的乾燥與晴日帶來這邊吧,我快發霉了

city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