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Apr 2006

Can we come down from the trees?

1. i wish i were an alien
這幾天,一方面聽荷蘭捲反覆提到「買房子需要九年不吃不喝」,一方面在國內外新聞議題上延續著「中產階級消失」、「年輕世代就業困境」等氛圍,瀏覽到的分析論點越多,負面的空虛感愈發強烈。
我不想更不能強化自己的競爭力,變成不畏彈性勞動機制,悠遊於國際之間、擁有不可取代專業的超級人力;我也不敢想像自己變成一個奮力開源節流,以時間換取金錢換取生存基本物質且不斷下墜中的所謂非中產「下流階級」(或許我已經身在其中)。所有的分析指陳都不是很遙遠,幾乎都是生活中身邊人的寫照,好可怕,但真實。

都要繼續在此般世界裡沈浮,忍不住還是要轉來Sennett之見「困窘無奈的歐美中產階級」和人行道上階級重組、工作倫理」,都是恐怖片般的分析。如果能假裝自己是另一個星球的人來閱讀,或許是極有意思的,或者,試著忘記自己現在還沒有三十歲,人生還在那兒。
2. I might just come down from the trees
題目從" We came down from the trees"而來, 是最近很喜歡的一首歌。疲累虛無的時刻,好像也只有在Kathryn這般嘆息、換氣之間,空氣有機會變得輕盈些。從朋友那聽來一首Flicker,對這種「在房間裡彈吉他給朋友聽」聲音上癮,也很著迷她傳遞的,稍縱即逝的靈光閃現。

網頁上寫著她本來學藝術,畫了很多尷尬的狗與鳥,"Strangely, the market for embarassed dogs isn't huge",當然她很幸運,在另一個天空裡還是找到似鳥飛翔、如狗奔跑的自在。我想像一個不斷描繪著小狗的女孩,覺得有幾分親切,有時會覺得釋懷些,當自己隱隱意會到許多個體都尷尬無助的處在這世界,總會覺得溫暖些。
We came down from the trees.
And I 'm swinging from my branch
Waiting for my arms to get longer
So I can reach the next tree
And move to its shelter
But i am so tired
I am so so tired
I might just come down
Come down come down come down from the trees
I might just come down from the trees

2 comments:

form said...

我感覺她的聲音總是這麼直接地穿透過耳朵,然後輕易地融化人的心防,讓我毫無招架能力地只能說,遇到她真好:)

shumei said...

她的詞也很好 簡單但意味深長

起初聽到「從樹上下來」,我聯想到的是人類老祖宗那一步,變成直立動物的那一步。看完歌詞才發現是相反的,有點搞笑。

如果是猿猴那一步,或許應該待在樹上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