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Apr 2006

東清村三號隨想

陳建年的配樂好神奇,極富有畫面意境的,好像可以帶來一片片的風景,到桌邊,從耳際光影深刻的擦過。

口琴聲吟遊著,會想到的是拖鞋,然後脫鞋。兩隻腳丫子在高台上晃來晃去,背脊可能被曬得發燙。午後極安靜的村子裡,只有電視節目隱隱約約、斷斷續續的聲音。

三十公尺處,視線裡有棵不大不小的樹。

單音或和弦的吉他聲很乾淨,即使在夜裡聽見,都覺得彷彿有陽光透過薄薄的窗紗,把多餘的一切都照映成寧靜又溫暖的顏色。窗紗上應該有外婆房間那些花紋(竟然也就是當下非常流行的土布印花!),在她自己縫製的窗簾、被單、床罩、枕套上,在為了怕小孩踢被著涼而穿戴的「肚套」上。

某些旋律撥弄的時刻,流動極致處凝結,不知怎的,竟接上一把緩慢搖曳的圓蒲扇,晃悠晃悠。

有種音色像是陶笛,空空地吹出一片草原,大約二十公分高的那種草。聲音緩緩地,好像是被風吹出來的,所以那當是一片有風吹過而起伏不定的綠。

有人聲的幾首,私密的記憶影像反而淡去了。語言就位的時刻,溫暖和煦的歌聲唱的就是他的心情,他的海洋,於是我可以比較安寧被動的聆聽著。

4 comments:

t said...

黃同事請假在家到底有沒有在唸書阿:P

shumei said...

哎,可是音樂真得很好嘛..

請向工作室宣稱我每日奮戰,不知食與睡...

Shanta said...

^______________^


哈。

shumei said...

我也想要預約一個考完試後的大笑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