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May 2006

舊好茶筆記:當我是那被觀看者

這次上好茶,有個特別的經驗可說說。那天是午餐用過後,我們在石版屋內休息著,各自整理。我靠著面向前庭的窗,愉快地讀著太古之事。
忽然一陣喧鬧聲來到,是一群來爬山的遊客,聽來起碼有五六人。隨著腳步聲移進,我有點緊張起來,暗暗期許他們別靠近這家屋,不由自主地調了窩踞的角度,想要把自己藏在窗沿陰影下。
聽到他們開始和在外清洗的JY和T說話了(可憐的孩子…),我假裝不知道這事,繼續我的閱讀。然而他們繼續前進,來到我所在的窗口,把頭探進來,親切地對來不及逃的我笑著:「哇,妳這樣很舒服嘛…」
「妳在裡面會熱嗎?」
「…不會…」
「妳在這邊住多久壓?」
「妳在這裡怎麼吃東西?」
幾個爸媽般年紀的男女殷切緊密地問著,好像我們在這邊可能會過得很辛苦。
「啊,不會啦,我看他們裡面是該有的都有,還不錯嘛.」說著說著他幾乎要踩進來了,當下我開始猶豫是否要阻止他。
「妳們在這邊作什麼?」
「ㄜ…來作家屋調查」
「喔,那你們有去問一些老人家嗎?去調查一些比較傳統的事情,那些很重要喔。」
「你們怎麼調查?記錄啊?聽得懂母語嗎?」
「是…有..」這這這,這是怎麼樣,大叔竟然開始指導我了,振振有詞的說個不停。
我還來不及回答,也還沒決定要不要回答時,他們一群人隨即滿足的要離開了。似乎是該看地也看了,想說的話也說了。留下我呆傻在窗邊角落,感覺體驗了一次文化村模式中的觀奇過程,只是這回,我是一個被觀察的客體。

3 comments:

Doninique said...

我還來不及回答,也還沒決定要不要回答時,他們一群人隨即滿足的要離開了。

這段話真是太傳神了 :)

很有意思的體驗

T said...

我在外面清洗衣物......

一婦人靠了過來指著石版廁所,興奮的問:「這是廁所?這是廁所嗎?」

我才剛回答是,她就立刻跑進去了,好像也沒有先問一聲可不可以借用的意思。(也有可能是她很急啦....)

另一名先生慢下腳步,停在庭園指著前方的山頭興奮的問說:「這是北大武?這是北大武嗎?」

我點了點頭,他就開開心心馬上擺好姿勢請人家幫他拍了一張紀念照。


很怕吐出太多字句,因為有群人似乎想要圍過來了,抬頭一看,窗口已經擠滿了人,正興高采列跟坐在石版屋裡的小女孩做田野訪談....

(揪應該是最可憐的一名)

shumei said...

給T&D:
我們是一起去福建土樓那般問過人家的遊客啊,真是臉紅耳熱...

我記得當時旅行回來後,要不是學妹說:「糟糕,我在台北都還改不了對計程車司機和店家問東問西的習慣」,自己都沒有驚覺那狀況。

只能說戒之,戒之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