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y 2006

記舊好茶夢兩則

在山上待了五天,接著去台南玩耍,昨晚回到台北,在中永和那一帶有好一陣呼吸困難。又濕又髒的城市,安置著我一般的生活秩序。
昨夜無夢,清早如山上早起時刻醒來,想起山上的夢,想著那新鮮空氣與山色或許是自然出品的百憂解,連帶著夢境都搞笑..
1.雞鳴
山上第三日,五時即被雞鳴吵醒,醒前的夢是這樣的:
我說:「別再喊了,我要睡覺!」
雞說(停下並回過頭來):「唉壓妳就忍耐一下,這報時是一定要的」雞臉上似有微微歉意,然而牠語畢又高聲嚷了起來。
我說:「你這樣我真得沒辦法睡...」
雞說:「我真得快要叫完了,再等一下啦」
我氣極,不知道要怎麼辦,幾乎想要抓起牠來...
一陣氣憤中我醒來了,屋外的雞仍未結束牠的蹄叫。
2.酒店?
隔日再夢,夢見很扯的參與式設計。大約是老劉忽然打電話到山上,急切地希望JY回去,替他趕個高級酒店設計案,地點還在香港之類的港都似的。
「目前最急切的工作是趕出一個游泳池的平面和施工細部!」熟悉的聲音堅定說著。
我覺得很怪異又不合理,遂搶過電話,想要替不善推辭的同事說說理,沒想到被老劉兇罵了一頓,電話還會不時冒出影像,時清晰時模糊,是張陌生又兇惡的臉,兇惡時看起來甚至比較像老夏。
不太記得是否吵了起來,總之我覺得錯愕又受傷。一行人商量一陣,混亂地趕下山。 下山時發現正在籌辦一個工作坊,好像是這酒店的參與式設計過程。也不知道是誰安排的,工作坊形式宛如一場晚宴酒會,赴會的都是名流淑媛,而我們忙著在出入口遞花遞酒的,感覺很差,不知道這穿梭的霓裳麗人何時能安靜地坐下來認真討論。
忙碌中抓住老師問:「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啊」
老師說道:「都是為了...」
那話語我落了,完全不清楚,無法想起。醒來後太慶幸是荒謬的夢境一場。

2 comments:

T said...

之前也作怪夢...

夢中站在海邊房子的窗旁外往看,
海中的生物變的很大,約有三層樓高,排排站在海岸扭打玩耍:有大章魚、還有很多塞在礁石的扁扁的魚(比目魚?)

海邊的人並不驚慌,還排隊要跟章魚玩,從頭頂滑水入海裡(新的觀光噱頭?)......


這個地方可能是蘭嶼。

因為我在路上遇到妳,妳說妳要去修地下屋。
然後,我們就一人拿了一塊薄薄的,像浴巾般大小的布,趴在它上面上,緊抓著然後升空,飛去看基地了.....

shumei said...

這個...我好想要那條神奇的布啊

「飛去看基地」聽來真是非常美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