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un 2006

那時所喜歡的優客李林

昨晚回到中壢的家,腿軟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幸好有金曲獎典禮,讓我可以陪爸爸媽媽看著,安安靜靜地。
由於認知過少,對於誰該得啥獎完全沒有期待,然而重唱組合的頒獎者一上台,卻讓人訝異了半晌,「是凡人和優客李林哪...」

我曾經非常喜歡優客李林,「黃絲帶」還是我所擁有的第一張專輯(當然,是卡帶)。
頒發獎項前,未戴上墨鏡的李驥堅持閉嘴在旁笑著,林志炫唱起《認錯》:「我要怎樣才能告訴妳...」歌聲悠揚,青春時容易感動成一片天地遼闊的心情啊,我滿身雞皮疙瘩地想念著。
我記得,那時好喜歡李驥的歌詞,還手抄了許多,一邊聽唱一邊謄寫著。收藏好些句子,好像小時候把彈珠放在抽屜裡,小心翼翼。
如詩般地,說等待。
你說等待 是一生中 最初的蒼老
回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能體會等待滋味?國小、國中時,最多的等待時刻都是在校門口等爸爸吧。

少年時聽《流星》或是有點勵志輔導意味吧。未曾體會孤獨時,卻一塌糊塗地那重複的吟唱讓人溫暖。
在望著第一顆墜落自天空的流星 我想你會知道該怎麼定義生命
直到上了大學,蠢蠢地熬夜追流星的時刻,常常偷偷哼著的還是這首歌。
喜歡《相親記》,是不識愛情的年紀,那歌詞裡以第二人稱寫下的感情是我以為的完美範型。
漂鳥還是漂島?沒記錯的話,我還和Sleep爭著,搞混過這個字。那時聽來都是借來的心情,此刻再聽, 句子中的疲憊是有些真實的形狀了,風,那塵埃。
旅途總是無限延長 黑夜總是吞沒點點最後的星光
我能感覺你在身旁
耳邊卻只剩下風與塵埃的對話
我的歌聲聽不到昨日的牽掛
我的眼中有逝去的瘋狂
讓每個疲憊的腳步向前出發
漫漫長路永無盡頭
漫漫長夜無法找到夢中的出口
我的思念匯成海洋
氾濫所有年少時光季節的變化
我的歌聲聽不到昨日的牽掛
我的眼中有逝去的瘋狂
讓每個疲憊的腳步向前出發
愈走愈長
我願意漂盪 漂盪 流浪 流浪
所有未知的方向
我願意漂盪 漂盪 流浪 流浪
只為夢中的出航 不要問我是否懂得孤寂
不要問我是否害怕別離
我的思念早已灑滿心底
無窮無盡 縱然 ..
這類主題,我記得還有少年遊。我記得那張專輯文案用了李白的詩:
世界太大,夢想太遠,優客李林在路上。
武陵少年金市東
銀鞍白馬渡春風
落花踏盡遊何處
笑入胡姬酒肆中——李白
一直要到很久很久的多年以後他們 才會發現出發的前一晚當時有多年輕
其中特別讓我難忘的,是那種未定而必需遊蕩的少年心情。而不是分飛後,形單影隻地以美聲演繹淒苦愛情(還有,我的確是比較喜歡能詞能曲的李驥:P)
想起那張專輯,甚至連歌詞紙本都喜歡。那是一整張,經書般折法的歌詞。整張拉開,就是一條長長的地平線,線上是藍天,接連著青綠草原。我記得我總是折不好,翻來覆去都折不成整齊的形狀與正確的厚度,因此特別清晰記憶著那長度。
此般懷念很純粹,並沒有什麼後悔或焦慮,縱然懷中有淡傷。只是懊惱著,我怎麼忘了把那張連綿的草原帶上了。

6 comments:

t said...

那天在某家店聽到金曲獎轉播(家裡第四台斷了)
優客李林的歌聲,有著時空挪移的效果.....
一瞬間想起那個書桌邊,在夜間燈下聽廣播、看歌詞,十幾歲的年紀。


我喜歡他們第一張專輯的JUST FOR YOU
現在還能哼哼唱唱的,唱完全曲呢

『每年深秋 我總要說 Happy Birthday祝福你 而這首歌 JUST FOR YOU.....』

因為這首歌,那時覺得,如果能在冬天快來的時候生日,是件很浪漫的事:)

阿娟 said...

星期四的畢業典禮開場 就要用鐘聲二十一響歐

shumei said...

怎麼知道是二十一響啊?真得數過了喔?

T同學記得嗎?我們高中時也在操場上廣播這首歌說。噹噹噹噹...

阿娟 said...

他說了算 我也沒懷疑他的21響啊
結果畢業典禮就讓校長這粒老鼠屎給壞了一半--他竟一一邀請與會所有來賓致詞 完全不管人家根本沒準備 所以在校最後一天又聽了做人做事的道理十多遍 ㄏㄡˋ 很沒力
他們二人要合體復出了嗎 這...到底是好是壞

shumei said...

可憐的謝老師...

李林兩人只是一起頒獎,應該沒有復出這回事吧?他們也不是意氣風發的少年啦:P

再回到家,我發現卡帶上的磁粉已經不耐年歲,聲音聽起來時遠時近,勉強算是別有趣味

阿娟 said...

我是從報上得知他們準備辦演唱會 只欠贊助商 也許是個風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