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ul 2006

現場側記:7/11樂生院北縣府抗議

計畫外地,昨天臨時被老師動員往北縣府的樂生院抗議現場去。零散地參與了幾次樂生院的抗議,昨天是現場衝突最強烈的一次。


抗議的強度應當是青年樂生聯盟事先定調的,目的也很容易理解:院民和該組織急迫地需要阻擋勢在必行的40%保存版本(由行政院、北縣府、北市捷運局達成執行協議,不包括院民),以及馬上面臨的強迫拆遷。


然而現場參與者的激動與憤怒,以及由警察所執行的公權力,卻在若有似無的劇本之外,在嶄新高聳的縣政府現場前上演地真實,真實地令人驚愕。尤其令人驚愕地,面對這一個長期由弱勢者抗爭的複雜問題,有效給予回應處理的,不是能負起責任面對問題的主管單位(除了一位據稱代表台北縣長的交通局長副座,反覆乖巧地傳誦模糊的樣版答覆),現身的是百餘位警察,眼裡看見、聽見的似乎只有非法集會(怎麼定義?)的現實,罔顧現場苦苦訴求,別說能想及是何種政府行事,才讓這些行動不便的老人需要來到這官衙大門,用這樣混亂的方式凸顯自己被公文、命令覆蓋的聲音。


當院民要求政府依法行事,承諾絕不強制驅離、依文資法審查、尊重聯合國公報等等的同時,在場最具體的政府體現,是持著大聲公的警察老大哥,三令五申之後,宣稱要依法(集會遊行法)驅離不當集會民眾,隨即,粗暴的推擠拉扯,不論要驅趕的是蹲聚在地上,想要靜坐抗議的年輕學生,或是坐在輪椅上,老邁惶恐的院民。


我在外圍,看著警察的身影好高大,出手有力毫不留情,驚慌中發現自己手足無措,不比輪椅上的阿公阿嬤能多作些什麼。看見近在眼前有位學生被警察用力拖拉著頸子,忍不住出手想阻擋,好幾雙類似的手很快地被強烈的力量撥開、撞開,那瞬間疼痛再度強化了警察在現場代表政府的姿態,當一回事被處理的原來只是被定義為非法集會的群眾,而不是人們憂心忡忡的迫遷問題。


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怯懦的,漸漸退到場邊,坐在快要流淚的院民富子阿嬤一旁。她嚶嚶說道:我只是想唱歌,說一些我們的心聲,為什麼警察他們要這樣對我們?那些被帶走的人不知道會不會怎麼樣... 我什麼也答不出來,只能解釋安慰說,今天這樣的場面,應該會引起更多人注意關心,會很有力量的。


或許她相信了,心情漸緩,在場面繼續混亂進行的時刻,說要唱一首新編的歌給我聽。她有一種孩童般的表情與童音,細細地唱起來,而歌詞我記不清楚了,大致是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經濟繁榮,百姓樂業安居之類的。聽來很辛酸,怎麼她這樣受盡「國家」(包括殖民政府與當前國家治理)壓迫的人,心底還是堅信有種「國泰民安」的狀態可能到來?政府代表的人民、所挾持的民意,究竟有沒有包括這些少數中的少數,她畢竟是難以理解的。


後來看到新聞畫面,果然是報導有餘,重點不足。從頭到尾記者只剪下了流血衝突的激動,訴求邏輯與內容是全然不清。記者對這些是有多大責任和可能的權力?可是,他們似乎不想使上力。缺乏適當的說明,媒體再次讓行動簡化為非理性的抗議,若甘小眾為了看似不充份的理由可能會危及台北縣市最重要的捷運工程。


為什麼倡議保存的這群人需要如此辛苦地證明、說明保存將無大礙於捷運新莊線機場工程?當整件事走至今日,好像只是一小群人,拼湊著歷史、居住、人權、文化等等價值來辛苦搏鬥著至高無上的城市發展利益,而膽敢挑戰者,則需要負起任何變更設計、延宕工程的時間與金錢責任。想想覺得可笑,保障人權與文化保存本是政府需要為民捍衛的職能,這部分在幾年前工程規劃時誤判失能了,已經是政府的第一次錯誤;如今錯誤被民意挑起,重新檢證,政府卻反過頭來質問行動團體與院民,把自己失能的責任丟給他們,好像只是他們很任性的要違背公共利益的走向。這個錯誤本來從頭到尾要由政府國家扛起的,時至今日卻演變成受迫者苦苦澄清,要努力突破大眾的迷思,爭取更多的支持,來讓犯錯的一方甘心改變錯誤的工程。


老實說,就義理的角度來看,我覺得不論擴大保存範圍會不會嚴重地延宕捷運工程,必需義無反顧扛起責任的是政府,是阿嬤仍殷殷期待的國家,不是院民,也不是投身支持保存的任何一個人。


我不知道,在腥臭的蛋液洗去後,縣府內落地窗另一側的那些看熱鬧臉孔,以及追著衝突畫面的媒體,究竟怎麼想怎麼看,或是以為眼前的這些人,在追求的是一些事不關己的東西?


前去縣府的路上,計程車司機漫談著醜聞時事,嘲諷地笑說自己為了想要拿一張台灣國護照,至今仍堅持不肯申請,然而他老婆女兒都在加拿大生活,兩地相隔。對一個人來說,這「國家」真那麼有效嗎?心底實在有個沈沈的問號。



樂生院最近動態:

樂生怎解套? 文建會17日溝通平台遷移
記者李玉玲/台北報導
樂生聯盟及樂生療養院院民昨天赴台北縣政府抗議,爆發衝突,文建會除指派副主委洪慶峰到場關切,針對樂生保存比率爭議,文建會17日將邀學者專家赴台北捷運局溝通,研商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所提「平台遷移建物再復原」可行性。
樂生療養院保存比率,官方與民間一直難以達成共識,台北縣政府報行政院版本是現地保存40%,另兩棟拆遷重組保存,民間的樂生聯盟卻主張100%保存。
為了尋求樂生保存的解套方案,文建會最近陸續邀集學者專家座談,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提出:「在軌道上方設置平台,將部分建物遷移後再復原於平台上」的方案,可以保住更多的建物。
對於文建會提出的「平台遷移保存」做法,台北縣府私下表示,已有專家認為技術執行有困難,不過,文建會仍決定17日邀請劉可強、喻肇青、闕河淵等學者專家,與台北市捷運局、中華工程顧問公司、台北縣文化局面對面溝通。
【記者盧禮賓/新莊報導】新莊市長許炳崑昨天說,樂生療養院有七十多年歷史,從強制隔離治療痲瘋病患,到今天逐漸轉型為醫院,他不反對保存古蹟;但是也無法漠視市民對捷運新莊線通車的渴望,希望縣政府協調出兩全其美的辦法,解決爭議,讓市民早日享受便利的捷運。 【2006/07/12 聯合報】
排除障礙 縣府擬強遷樂生院民

2006.07.06  中國時報
張力可/三重報導
樂生療養院去年底被「暫列古蹟」6個月,日前期滿。由於捷運新莊機場的進度落後42%,全線通車更延了兩年多,三重、新莊民代昨要求公權力「硬起來」,縣府也說不排除動用警力,強制把拒絕搬走的55名樂生院民遷離。 捷運局北工處長捷吳沛軫表示,新莊線在北縣轄4個工程段標,僅CK570F標因遭部分樂生院民及社運人士抗爭,迄昨落後42%進度。 他說,樂生院方去年七月開始搬遷,到今年六月底搬走169人,另53人回歸社區,但仍有55人拒絕搬遷。 文建會去年十二月十二日,將樂生建物公告為「暫訂古蹟」六個月,但台北縣政府和施工單位、樂生院民協調,敲定同意保留40%建物。行政院也於今年五月中旬正式函覆,同意縣府處理原則。 縣府交通局長林重昌說,文建會應該會和行政院的決議一致,因此縣府近日將函請市府復工,如果遭遇抗爭的話,縣府將義不容辭動員警力,強制執行。 吳沛軫昨向出席說明會的三重、新莊民代坦言,「強制執行恐怕在所難免」。縣議員胡淑蓉說,為了大部分民眾的權益,政府應彰顯公權力,不能任由問題拖下去。 吳沛軫還說,為了保留樂生40%的建物,機場工程案已著手變更設計。 民代提及夏季大雨或颱風可能造成水患,吳沛軫強調各站周邊除定期疏浚,還演練防汛。另縣府交通局長林重昌還議施工單位,對沿線圍籬造成行走困難和危險,應徹底改善。
不受新莊線工程延宕影響 捷運先通蘆洲、丹鳳

2006.07.06  中國時報
張力可/三重報導
捷運新莊機場工程延宕兩年多,但蘆洲、三重、新莊民眾不必太緊張,因為蘆洲支線通車不致受新莊線影響,新莊線也可在機場未完工之下,先通車至輔大站或丹鳳站。 捷運局北工處長吳沛軫說,蘆洲支線由捷運中工處施工,目前進度順利。蘆洲支線和新莊線軌道,未來是在台北市大橋國小站交會,蘆洲支線通車時程,不致受新莊線影響。 如果部分樂生院民串連社運人士持續抗爭,新莊線機場工程勢必再拖延,導致全線通車從預定民國九十八年,延至一百零一年。但機場沒蓋好,可能只衝擊最後一站迴龍站,對沿線的丹鳳、輔大、新莊、先嗇宮、三重、菜寮、台北橋等站,並無什麼影響。 北工處說,不排除比照土城線初期只通車至新埔站的模式,在新莊機場完工之前,採分段通車營運。
捷運新莊線分段通車 可行性高

【2006/07/06 聯合報】記者陳燕模/三重報導
台北市捷運工程局北區工程處施建的捷運新莊線工程,因新莊機廠受到衛生署樂生療養院拆遷延宕影響,進度嚴重落後,立委、縣議員等民代紛紛建議分段通車;北工處秘書室主任黃常震表示,分段通車可服務三重、新莊地區民眾,可行性相當高。 捷運局北工處長吳沛軫昨天上午在三重工地辦工程說明會,除縣議員胡淑蓉親自參加外,立委曹來旺、黃劍輝及縣議員黃林玲玲、陳啟能都委派代表出席。 北工處總工程司謝宇珩說明捷運新莊線縣轄段各區段標工程施工近況,指捷運新莊線從菜寮站至終點的迴龍站,有10公里長的隧道已順利貫通,工程進度大致符合計畫,只有新莊機廠的工程進度嚴重落後41.61%,主因是工程用地的樂生療養院拆遷受阻,目前還有55名院民抗拒遷移,將來不排除強制拆遷。 與會民代及助理、主任等人,當場要求捷運局北工處保證捷運新莊線於民國98年如期完工,至少要分段通車到丹鳳站。他們表示,捷運新莊線應比照捷運板橋、土城線分段通車,發揮捷運大眾運輸功能,紓解三重、新莊近百萬人交通壅塞問題。

0711新聞稿】反對強制拆遷樂生 民間包圍縣政府
【樂生七一一反對強制拆遷縣府抗議行動會後新聞稿】濫用警察暴力 北縣府宛若戒嚴時代

3 comments:

只能逃到巴黎 said...

這只不過是這個世界再一次對我們的遺棄,只是再一次
證明我們沒有擁有這世界與自己的權力!於是,我們只能仰望,只能選擇一個盡量讓別人看不見自己眼淚的仰望的角度,只能選擇一條沒有選擇的逃逸路線。

笑著說流淚事 said...

是要像強尼那樣,可以很平靜地說流淚事,即使感覺希望微渺,替代方案還是要一說再說。如果我們只學到了悲憤和尖銳,除了毀棄自己而無作用,不如遺忘且歸於清明吧?

是很難...

阿娟 said...

在南方看到你這一篇文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