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 2006

時區中的焦躁浮動

入冬了,近七點才天色大白。已經醒來三個小時的我,沒有睡意卻缺乏注意力。可以感覺到八方環境也在逐漸醒來:狗叫聲、車行聲、鄰居媽媽對學齡小孩由輕喚至怒斥的起床叫喊...細小的聲音逐漸匯集,無法忽略。我看小貓,小貓也怔怔看著我,深夜凌晨時,我們總是一起醒來或睡去,然而清明氛圍與癱軟無力著的我們無關,在最近這些作息混亂的日子裡。
混亂或許都怪這地球是圓的,陽光是一區一區灑落過這世界的。週而復始不停息。
這陣子在夢中,總是一個人焦躁地與螢幕相處,清楚地觸感是手指擱在鍵盤上,困頓在黏稠的猶豫中。有時那畫面就只是一個螢幕、一個游標,我甚至看不到自己。
然而,最可怕的是,醒來後,這現實與夢境逼真地相似。緊張於寄送與收存信件,檢查拼音、文法、措辭,揣測語氣,計較時間與時差。粗枝大葉的本性讓我非常不善維持這般細膩緊緻的注意力,反而在疲累之際,任由巨大的焦躁吞沒。
英國現在幾點?早晨應該是一個適合回信的時間吧?一個正常人的回信予陌生來信的時間,可以拉長至多少天?系統有沒有問題?我遞送的email address有沒有弄錯了l 和 I?
快要受不了這些問號,這些計較,這些醒不來睡不著的錯亂時刻。小貓無力地伸長前肢,彎曲成一個貪求溺愛的姿勢,豎地張嘴打了個呵欠,就差沒有淚光浮現,完全是一個反映主人心情的身體表演。

2 comments:

T said...

我想老師應該不會去計較是幾點收到信的啦~
別焦慮摟

(用讀取回條應該不至於不禮貌吧)

至於我,隨著氣溫的降低,漸入冬眠昏睡期啦.....

shumei said...

很快地來了封回信...

UBC的Sandercock(我提過會寫小說劇本那個)明年竟然休假去了,不收新學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