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Feb 2007

鬧劇之必要

睡前看了【宛如阿修羅】,一部展現了向田式人生體會的電影,在秘密的開展或包裹之中,家庭中每個人的小情結或受威脅而鬆脫,洩放不可知的記憶如能量;或在風平浪靜之後,又復靜止,逐漸再發揮定位的作用,緊繫著阿修羅的猜疑,莫要惱那日復一日的平靜時光。
我也有好些小情結,依附著好些離我遙遠且無傷的生命情節。其中不少堪稱可笑,也沒有非不可解的完整理由,不是不能,確是不為。這為什麼?
或許領著一套刻板固執的角色扮演比較輕鬆─尤其在尷尬場面裡,憑意氣來對應似乎比較容易,一但心防軟弱,感受變化肯定失控,失控的局面也許好、也許壞,若在期待之外,我想我並沒有挑險路走的個性。
然而向田邦子的高明,正在這些失控局面展現。她絕不給那種崩潰決堤式的真情蔓延,卻在荒唐胡鬧的場景之中,讓醜或錯的情節都糊成一片(反正難以判決),糊爛成一片你只能覺得糟糕,急急忙忙要拿來一堆紙,手忙腳亂的時刻,突然只能覺得好笑,不自覺地實踐了一笑置之。
再多怨忿,在那水槍一逬射的時刻,瞬時都被驚訝吞沒了。太多時刻,我們需要高明的隱身術自難堪矛盾中遁逃,如果沒有魔力,作弄這些亂七八糟的鬧劇,倒也是很實用的次級選擇。尤其當你逐漸感覺到,世事原沒個對錯,只是太多無法一一洞悉透徹之因果。
初二的家庭聚餐,若能來些即興小鬧劇搪塞過尷尬的時刻,或許不錯─在混亂中丟掉一些典型反應,低調地,也許我能不自覺地鬆鬆某些小情結。

2 comments:

tyan said...

放假在家裡看喬家大院DVD
一集接一集,眼睛都看花了
很像得了強迫症:P

shumei said...

好看啊好看。尤其三十集之前,劇情細緻地演出生意鬥爭爭中的人性計較盤算,最是好看。

看那些演技火候恰到的老演員扮掌櫃,或一個眉角挑動,或一個聲調上揚,戲味都好足啊 。除了主角陳建斌,還有不少網友稱道雷恪生(演那山西第一摳陸大可)的演技 我也十分贊成。

後半段(四十集之後)是流水記事地,大段大段地交代喬致庸四十多載受制於朝的時光,況且又是晚清那樣烏煙瘴氣的離散割讓,就沒那些早年的意氣風發和趣味,稍稍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