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r 2007

遍地濕意

乾爽的春沒幾日,昨天下午熱得同盛夏,在辦公室中若有薰風拂面,所有的人都昏了,想煮壺咖啡,竟然也因為前陣子忙得混亂而沒了材料。

晚上回到家,或許因為溫度突然降低,把白天蒸發過多的水氣都還給了大地,滿地竟然是潮濕可見的水漾,室友都驚呼是哪裡漏水啦?
一年總有幾天是這樣吧,我想。逸出正常氣候的日子,節氣衝撞交替的時刻。

夏天要來了嗎?
天空如想像中明朗無雲嗎?小孩的腳步聲適合在巷弄中曳著長長的雀躍。
想起昨天下午,同事小孩那張乾乾淨淨的心思,想他這一路漫長才要開走,曾經,也那麼幼小。
希望紛雜心思,水氣上升與降落,光陰流轉永遠不停滯,都像林婉瑜所寫:「剛剛發生的事」。生命或因此有了永不過期失效的索引,而回頭總是比較自然的...。
-----------------------

剛剛發生的事
昨晚電影裡下的雪
第三拍時,必要的旋轉舞步
睡眠以後,與日出對望
睡眠以前,月亮的形狀
妳記憶這些,但這竟然像是
剛剛發生的事
生之嚎啕,死之陰暗
淚之滋味,撞擊之痛
悲傷之慟
回想起來,那竟然像是
剛剛發生的事
彷彿穿越一個人漫漫長長的一生
你記得一,記得一之前的零
記得負數
你記得序場,換裝
記得死而復生的謝幕
你記得遺忘,也記得
不要遺忘
你記得昨天、前天
你記得去年...你記得
從前,但那只是
剛剛發生的事

錄自林婉瑜詩集《剛剛發生的事》

2 comments:

Tyan said...

氣溫終於又下降摟
還是比較喜歡冷天!

shumei said...

如果不下雨才好...不喜歡腳濕濕的感覺> <

Besides, another rejection comes!!
總算在登入MIT的申請系統後,看到了明確答案,不過,一點不意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