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 2007

a long long day

昨天一早就收到讓人驚訝的信,U Washington竟然要給我一年Fellowship & Tuition free!雖然我還沒決定要去UW,這個所謂的maximum package還是讓人挺開心..

至少,稍稍消去了些UC Berkeley拒絕信所帶來的沮喪(got UBC but lose UCB ! ><),也先幫正在空中飛行的另外兩封拒絕信打打預防針。 接著在下午,UCL DPU的老師突然來信,"I want to exchange some views with you. Could it be today?" " NO!!!!"(我見信心中大喊著..) 隨即心慌意亂,開始查全球時間對照,腦筋混亂不能思考,開始把心底浮現的每一個字刻在紙條上,然後再用眼睛讀。 急急忙忙問了好朋友,她明快地建議別再拖下去,多一兩天沒啥好處,是,我被說服了,猶豫了兩小時,就回信決定了昨天晚上談。


我們約在十二點,時間過了十一點後 ,每一分秒都折磨人。過了十二點,我搬了紅色蝴蝶椅,帶著備好的文件,穩穩窩在一個抱枕上,等待。像一枚繃緊南瓜,隨時擺出一副" hello, this is pumpkin speaking.."的樣子。

時間過去,已經十二點半,電話安安靜靜,我已經緊張地快要睡著了。

十二點五十,我決定要主動出擊,準備撥號過去時,電話響起,there we go..

一開始我還挺鎮定,佯裝愉快自信的聲音,告訴老師我正在等他,很高興有機會與他討論之類的。切入主題後,老師問起proposal中較不清楚的概念,要我再清楚地把我所定義的範疇和核心表達出來,我開始緊張了... (手邊的稿子發揮了一點作用)我開始以換句話說拖延時間,換取緊張退去的空間,但,不成,我還是緊張到一個極致,不得不和他抱歉,深呼吸,告訴他我有點緊張。

"Don't worry, don't worry..."(法語口音的老師很親切地安慰著)

好,接下去,越來越順了些,我試著讓自己慢慢說。

研究概念談得差不多了,還談了些研究案例、田野的選擇等等,他同意我暫時的決定(東亞城市發展中的文化地景...brabrabra),也建議我可以在研究一段時間,有了新視野以後再確實落點。

因為他太親切,接著我有些得意而恍神,有幾句話我沒聽清楚之後,大致知道他在說,我的計畫其實應該和治理(governance)有關,他認為這部份的論述闡連是我需要加強發展的,而DPU這方面是很強的,我應該可以好好學習。然後奇怪的問題來了," Will you be afraid to take it?"

(阿?)

還能說什麼,只能快快說,No, I won't , I am not afraid!!

他切入另一個讓我意外的主題,拉魯島。他問起我有沒有可能以這個神聖地景的生產為研究對象,問起我在那個案子的角色,工作過程,接著說道,他正在籌備編輯一本和水上建築有關的書,想把拉魯島做為案例之一,問我此事的可能性。

(原來阿...)

原來作品集裡的拉魯島案例讓他很有興趣,意外地成為interview的主題之一。是不是因為這件事,讓他顯得特別友善呢?我不知道。不過,談到拉魯島之後,我頓時輕鬆了起來,只要不再揪著我的研究計畫(都兩個月沒看了..)鑽研,都好。對話後來輕鬆地結束了。並沒有具體地感覺到admission的形狀,不過,總算是結束了。

如夢一般,我又從焦躁的南瓜醒過來,好長好長的一天,終於結束了。

4 comments:

form said...

呵,光是閱讀文字我的胃就不由得跟著揪了起來..
想起我也曾接受過的越洋interview,那種如臨大敵般全面備戰,到短兵交接的且戰且走,最後微笑say goodbye後的渾身緊繃感,真是某種深刻的身心記憶阿(汗顏依舊..)。真不愧是ACE阿妳,能談到這麼深入而流暢真是好樣的!!
我預感妳的admission形狀會有許多種,看妳喜歡挑哪個囉:)

shanta said...

嗯嗯,很開心妳好好地說了自己的想法呢。:)

shanta said...

第二次讀,看到南瓜時忍不住笑出來。好可愛

當大家都在睡覺的時候自己一個人窩在那裡窮緊張腦子轉轉轉,那感覺應該很特別吧。

我剛剛看也覺得胃開始緊縮了起來呢。嘩~

shumei祝妳好運!

shumei said...

當時的南瓜 就是秉持著一個信念: 這過程事後說來一定只是會像個笑話一般的 撐著點阿

人生最美莫如一則則的笑話...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