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y 2007

情況開始是,站在窗邊看,外頭是白亮亮的一片,隔著窗玻璃閃耀刺眼,但環繞著的空氣溫度是安全範圍的,堪稱宜人的26-27度。所見和所感有落差的時刻,說不出來的奇怪與不協調。

但這些似乎是夏天的一種常態了。
夏天到底是什麼樣子?張亦絢說,「情不可證,隨證隨了」,「不能有意義的相信」。
或者,就是該全心全意的,罔顧意義的相信著?
...... 其實、其實它是很煩的——光線啦,陽光啦,當然是最主要的原因。它是亮的、熱的。燙到胸口的。即使是現在我想到我也想嘆息。夏天! 怎麼會有這樣的季節! 妳的眼睛、妳的皮膚。誰也別想擺脫它。它好吵——所有的聲音在夏天聽起來都特別像就在耳朵邊。所有的人都好像一直靠在妳身邊。它好像一個盡頭,是妳覺得妳根本不可能忍受,可是妳竟然一直一直待在裡面--有時甚至還沒那麼不喜歡。一個長長的,沒有盡頭的盡頭。——你知道嗎?這個季節有時候讓我覺得相當不合情理,不像個季節,不像個背景——好像它專程要來提醒妳什麼東西,像說這個世界就是有季節啦什麼的。要注意它、記得它,不能光光只是享受它。......
摘自 張亦絢《最好的時光》。

4 comments:

shanta said...

Shanta的夏天是這樣來到的:空氣鬱重地化不開,一出屋外撲面而來就是燒灼的熱。然後天空中的灰色逐漸變多,變濃,然後,收音機傳來的音樂混著窗外淅淅瀝瀝的聲音。下過就停的雨。台灣的夏天。


南港下雨了!

shumei said...

今天更悶熱了,還不如來場大雨啊...

urea said...

台灣的夏天,一走出門就汗濕的T恤,很亮很亮的陽光,南迴鐵路的海洋。對於吃芒果西瓜吃到拉肚子,只有想念。

最好的時光是我初到美國後讀的第一本小說呢!
(經過劉小七強力推薦。)

很喜歡張亦珣感情細膩且坦白簡單的文字。文字就攤在眼前攤在草地上掛在樹上,等待女孩的擁抱。

shumei said...

我也很喜歡她的書寫:)

雖然她說,同女經驗是分殊的,個人生命經驗是分殊的,「因為事實上對自己以外別人的生命絕對是很無知的」...但每每她寫到細微處所揉雜的體貼諒解和溫暖,深層處似乎又有那樣令人企望的、具備共通性的情感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