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May 2007

河畔有風的夜晚

昨晚去「有河」書店聽王昭華的說說唱唱,很滿足。
小小的書店是一個狹長的空間,盡頭大扇的窗是背景,笑吟吟的王昭華就坐在窗前。淡水河畔的風不斷吹來閃爍的夜色,微涼。她的人比文字還親切,笑說自己是懶得現場演唱的歌手,比較像是躲在書房裡唱唱哼哼的文藝女青年。 她說自己的創作都從生命經驗開始,隨著歌聲的時間倒走,就回到了1993年的淡水暮色。
「那真得是一個大家會背著吉他上學的年代喔」,她有點害羞地說著。我很羨慕她能這樣開心地記錄下當時她正感受的「青春飛揚與本土浪潮」,連創作念頭充滿的晨昏天色都記憶得很分明。
她正是那種很敏感於個人以及個人所存在的時代情感,能細細地把山路蜿蜒轉成音符,把身邊小人物的生命經驗譜成旋律的。「我基本上很少實際參與這個世界啦(臉紅地笑)...」但她用心浸淫於一方世界,也就隱隱地處極了生命個人所牽連的社會脈動,極感性溫柔又帶些沈痛。
她說起朋友給她的評語:「世俗不夠,根不能生」,遂許下她自己的願望,要改善目光「遠近失調」的毛病,調整調整自己的生命姿態。一邊說著這個,她一邊很可愛地解釋著,你們知道那台語中的望遠鏡怎麼說?就是『吊鏡」,把很遠很遠的東西調到眼前來看,可能是太常這麼做了,我需要避免老是這樣觀看世界啦。
我倒覺得,就個人入世習緣的修練來說,她已經把第一步做得極其珍重了。
王昭華笑說自己少產,寫寫唱唱,以前還畫畫地圖、海報和手工美編,「我是三合一咖啡啦,還放了不少糖,都混在一起那種」,但這杯三合一咖啡卻混出一種很特殊的原味,溫婉而有勁道呢。

這樣的女子好似詩情飄渺吧?她也曾經在大學時代,日日到淡江校園附近的老李川菜打工,每天洗蔥、洗菠菜,洗菜單上面的「時令青菜」。說起菜終於洗完,午前還安靜的街道與陽光,「只有我和老人在發呆,也是很有意境的喔...」說得好淡好詼諧,我有點驚訝,卻也終於明白,那力道的所在。

她說起一個新願望,興奮地像個小女孩,大意如此:現在剛開始學北管,想要改變自己生命沈浸的音樂狀態,而且我真得很希望未來啊,能夠到淡水福佑宮前,那時廟埕上的遮棚已經拆掉了,眼前就是大山水,我就坐在北管樂隊中,為著節慶儀典莊重地演出著....

她說著說著真得又吊起一個很美的意象,到了小小的書店裡,或者是每個人眼前。這其實是一種魔力啊,我很羨慕,也好想要吊一個清晰的鏡頭來到前方,讓人開心的,充滿勇氣的,不斷不斷往前去的。

言語都是比較容易記下的,但歌聲哪,還是要個人聽音樂,自己領受呵。能現場聽到「一」,正像是隨她走舟於水上,真得很快意;幾首比較有勸籲意味的歌曲,平時戴著耳機聽,有時覺得無法領會,在現場聆聽感情流動,卻覺得也能明白那高亢激動的緣由了。

沒想到要帶上專輯讓她簽名,不過這樣一個夜,已經很心滿意足。

ps:
這個月在小小書房還有王昭華和王俊傑的演出呢,真是很不錯的五月,還記得去年五月才聽到她的歌呢,如此之間開展,是為一年。

12 comments:

shanta said...

好舒服的晚上啊...:)

shumei said...

那樣的夜,真會讓人覺得搞間小書店,還可隨性找來喜歡的人,真是很美的事..

Christina said...

小小書房在竹林路啊, 好像離我家很近耶 :-P

shumei said...

那真好阿 隨時想過去就可以過去呢:)

阿娟 said...

昨天 五個小時以前 在張詠捷那兒 在滿天繁星 初夏涼風的夜晚 與雷光夏一起喝酒 聽他的新專輯 最後 他唱個給我們聽 真是夢幻的一夜啊

tyan said...

真的超夢幻的~
澎湖的初夏夜晚加上好酒跟歌聲,一定超棒!

shumei said...

天ㄚ
這是來炫耀的啦 :~

阿娟 said...

我現在還沉迷在夢幻之中 早上送走他們之後和張詠捷兩個繼續聽他的歌 繼續喝三杯 陳昇 黃鶯鶯都翻出來聽了

shumei said...

老實說,如果有機會再到張的三合院乘涼吹風,那真是很棒,沒有雷光夏也夠好了。

好像很難,又好像很簡單的願望阿 :P

8 rm0 said...

下次來 還要在他那兒做饅頭 吃義大利麵 喝三杯

阿娟 said...

什麼時候出國 夏天開始的時候就要來喔 7月底以後我們也要去台灣晃晃 也會去台北

想要出去玩的shumei said...

估計是八月中吧。

說不定六月下旬會去阿川心中85分的金門晃晃喔...

希望我七月可以去,你們也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