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Sep 2007

瑣記博士班課程

華大景觀的確很美,還有一條經過水池的校園軸線正對著華州最高峰Mt Rainier,據說在格外天晴時,對著東南方將能看到絕美的皚皚山頭,當然在這秋季,我還未曾見到這傳說景致。

然而,回到我自己必須長駐的院所空間,可就離那美麗的櫻花林和山景有段距離─

CAUP(建築與都市設計學院)位在Gould Hall,除了部分的建築系,四個系所都在同一棟,長方形的空間圍繞著一個中庭大廳,每一層都可以望見一樓的活動,就是那樣的,可活動、可展覽、可交誼的大廳,再普通不過的建築系館。大廳有一個小小的Design Cafe,以後若是沒有自備食糧,在這兒都只能倚賴之,雖然學姊桂賢說那東西實在不可口。
BE(Built Environment) programe的研究室在四樓,十幾個學生共用一間小小的研究室,今後在此上上下下,可窺見每一間辦公室或研究室的門面,還有個研究室門口妙極,規規矩矩地貼著春聯,據說是來訪問的某台灣學人致贈。

多虧桂賢(大我一屆的台灣學姊)的分享,我對這個計劃開始了些零碎但較真實的認知。不同於CAUP中另一個以都市設計與規劃(The Interdisciplinary PhD Program in Urban Design and Planning)的博士班,開始於2003年的BE具有極大彈性和自由的。這點怎麼說?主要是在於未來研究指導老師的選擇可包括整個學院,而發展的方向也可囊擴建築、地景、都市設計與規劃、歷史與理論、營建管理。修課方面的自由度也比較大,除了21個BE自己的必修學分,另外30個可以適自己的興趣來規劃。

就我這屆來說,據說有兩個來自南韓的同學是營建管理背景的,興趣在於system dynamics, intelligent
agent-based modeling, virtual reality, 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簡單來說,都是我完全不會的領域)、兩個美國同學,一個來自自然資源與環境科學背景,對於都市地理學有興趣;另一個對於二戰後的日本居住建築、非西方建築(好大的分類呢...),以及全球化現代性((global modernity)有興趣。

至於我呢,被描述成一個對於都市地理學、比較殖民研究有興趣的學生。當時看到計畫助理這麼寫真有點傻眼,雖然,也可以這麼說,但我八九頁的研究計畫被濃縮成這兩個關鍵字,也未免太武斷了,這樣的標籤太沉重了。

由此反推其他同學的背景描述可信度,應該是需要好好從頭認識她們才行。然而,我大致可以猜想,也許較能談論的,就是上述最後一位吧。營建管理和建築資訊系統,實非我所善與所愛...

桂賢說,以她那屆而言,也幾乎沒有辦法和同學共享研究進展,因為方向實在差異太大了。因而同學之間,除了在必修課上分享研究計畫進程,在內容的討論上,幾乎都是孤軍奮戰。以她來說,計畫以都市水文作為核心研究方向,就必須自己和水文學、環境生態學等其他系所的老師尋求學術資源和指導,系上雖然有一個老師主持都市生態學的研究室,然而就同學來說,則幾乎沒有能夠共同討論的對象。

因此,她總是笑笑地說著,博士班真得很孤獨喔。和她要好的另一位學姊Ozge來自土耳其,想做土耳其的博物館建築研究,雖然可以一同吃飯或游泳,但真要討論些什麼,實在只能停留在皮毛。

領域和領域之間的溝通,在城鄉所可算是有了些體會。然而在此還要揉雜著文化差異與人際溝通,究竟會發生什麼狀況呢?目前實在難以想像。

選課計畫也在進行中,然而我難免有著不知好歹的新生壯志,因而想修的課比能修的多上許多。博士班的full time registration至少要修十學分,也就是幾乎要修四門課,其他的只能期待有餘力旁聽了。目前計畫在第一年多修些都市規劃史、歷史保存研究以及地景研究的相關課程,而秋季的課程,則以美國本土在這方面的實踐研究有關,可趁機補一下我對於這塊大陸的歷史認知匱乏。仔細看了一下,由於保存案例研究往往就在華州(這洲有很大面積屬於自然國家公園),因此除了歷史向度,還能多接觸些自然地景保育的處理,這也的確是我較不熟悉的一塊。

另外,學院內有個非關學位的歷史保存學程,我想會是我有興趣的一項,也或許,能把這學程給修起來,並以其相關的老師作為指導老師的選擇考量。此刻秉著一股積極心,很期待聽到其中一位印度老師Manish Chalana的授課,我應該會修他這季所開的兩門課,如果之後沒有太失望的話,據桂賢說他是一位很好的老師,年輕有活力,去年還得了學院最佳教學獎,也可能蠻適合我的方向。

然而,這許多與許多畢竟都只是紛雜的聽聞與想像。我不敢和桂賢一樣,在學期開始前就主動找各個老師討論合作的可能性,我想我需要做的,是在第一個月努力的聽課,然後慢慢感覺可能的去路,把自己的想法先確認釐清,再展開行動。想到此刻,真是很懷念說起話來不會讓人緊張或畏懼的老劉啊,這兒的每一位老師都是我所無法想像的,談話要如何開啟實在令人擔憂。如果連桂賢這樣沉穩的個性都會遇到百般尷尬,我要怎麼辦呢?

S說,你就先努力地改掉妳一緊張就抓頭髮的習慣吧。苦笑著,我還是又忍不住抓了抓頭髮。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