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Sep 2007

聽說,常常在城鄉所公館出沒的貓咪走了。


那是一隻跛腳的白貓咪,每回撞見牠,見牠驚慌地逃走,一跛一跛地,都覺得很對不起牠,害牠沒能好好的吃完東西,要這樣費力的閃開我。偶爾,牠或許感覺到我沒有惡意,走了一段會停下,回頭看看我,在保持安全距離的狀態下,表達牠的狐疑和好奇(亦或是牠感覺到我的狐疑和好奇?)。

而我始終搞不清楚,牠究竟是太胖了,還是肚子裡有個小寶寶。總之,那個渾圓灰白的身影,在我仍日日在公館出沒的時節裡,也是一重要風景。

據說,前幾天學弟發現牠躺在所旁邊的停車場,死狀似被其他動物攻擊。本來這兩天就為了我家小貓在擔心,這個消息更讓人聽了直發楞...

我開始不理性地想著,小貓們很可憐,要生活在這個以人為主的世界,要不得自己奮力求生存,要不得受困在一室,當隻寵物貓。而作為一隻寵物,任何狀況都沒有辦法準確地表達,就連牠看起來不開心了、身體不舒服了,也沒人清楚知道牠到底怎麼了。

「醫生說牠體溫有點偏高喔」
「啾眯的脫肛症狀變嚴重了...」

這些話聽來好讓人心焦,但我就不在牠身邊,簡單說,愛莫能助。此般心情,反覆地被各種事物召喚,讓一個太平洋的距離變得好真實,好真實。

我希望小貓的狀況能好轉。

我希望已經離開的跛腳貓咪能獲得安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