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Oct 2007

札記

1. Serenity wanted
近日有個感受--負笈異國的研究生處在一種異質的生活時空中,生活被單純化到某種程度,幾乎就是學習研究與柴米油鹽。社會關懷、家庭、人際關係等太多的事物被擱置在海洋彼岸,眼前的一切是沒有重量的景觀,短時間不易參與也沒有任何認同的負擔。書冊中是沈澱的知識,靜止的理解與邏輯。


捧著書,我坐在桌前,即便音樂不曾停止,時仍感覺到分秒刻畫在偌大的安靜中,格外清晰。

在這樣看似趨向寧靜的過程中,我感覺自己需要很多的能量,才能平衡所有對於失去的焦慮,或是對於未知的恐懼。

2. I am too new.

作為一個新人,每天都聽見別人的故事,好的或壞的,各式各樣的類範型。這些深切的經驗是很好的提醒,但又帶有一種預言性的權威,強烈的指導意欲。

他們可能是正在準備畢業,計畫著申請博士後研究或教職工作的前輩。

她正在和老師協議(拉扯)研究架構。

她悠悠說著時空距離作用之於感情。

......

聽得太多了...來不及釐清自己的感覺,某些他人的生命片段就卡進自己的感覺結構,一時之間竟是難以分辨,那些以結論式語氣陳述的道理和慣習,較接近一種必然或偶然?

3. Subjectivity
「主體性」,我需要這個。在忙碌又疲倦主導一切的當下,我多希望某些匱乏就能像是手邊的維他命C,喝杯水就能吞下去。我很想要一個強壯的心。

4. 愛奴人(Inuit)的 Tupilak
讀到這樣的事: 他們刻鑿,把有害的鬼靈都琢磨凝結在精美的象牙上,然後丟棄于大海。唯有不知其由的(或知其由仍不以為意)觀光客與收藏家以貨幣購買之,欣喜保藏。

我還沒有刻刀,但願如前者,那般儀式性的過程遠較後者健康有益。

5. Fly away
仔細計算起飛行的起與降,換日線才成為生活中一許奧秘。在行事曆密密麻麻的十一月,雨季的冰涼終於成為我一個人的現實。

1 comment:

yu said...

行路難
http://blog.chinatimes.com/yufen/archive/2005/08/17/1127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