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Jan 2008

花火‧稍縱即逝的新年











1.夜裡迎新

昨晚在西雅圖度過第一個新年,我在Seattle Center和西雅圖市民們摩肩擦踵著,等著太空針(Space Needle)的跨年煙火秀。第一次看見深夜人潮難得地在西雅圖市區湧現,對於這個城市節慶韻律的窺看,其實比新年煙火本身更讓人感到新鮮。



原本很是猶豫要不要在如此寒冷的冬夜外出,更擔心著人潮可能掃興,若非有朋友自遠方來,或許就窩在家裡看轉播了。不過,現場體驗的感覺是,城市人口僅僅56萬人的西雅圖果然不比台北擁擠,在當地雖是熱鬧異常,其程度也是遠遜於台北信義計畫區寸步難行的狀況。

用過晚餐,沿著第一街,我們穿越過西雅圖最時尚的夜店區域"Belltown",約莫十點半的時間,幾間有名的night club都排著等待入場的漂亮男女們。這些景象於我挺新鮮,這些人們和我在大學附近所常見的,完全是兩樣景致。隨時一輛計程車停下,姍姗下車地也都是不怕冷的鶯燕。一路北行,才漸漸遇上同樣要前往Seattle Center的人潮,夜行中因黑暗和冷清而生的擔心才終於能放下。

十一點的時間還早,於是我們先躲進了該區主要的表演空間Center House取暖。室內正熱歌勁舞著,我從未看過那麼多西雅圖市民擁擠在這樣的公共空間中。芝加哥來的朋友說,看來西雅圖市還蠻有心於城市文化活動的...是嗎?也許是吧。城市治理的表現,也就在這種節慶時刻最容易討好群眾,就城市魅力塑造的效益來說的確是值得投資,也無怪乎世界各地的城市,爭相在這跨年時刻,燃燒金錢,綻放花火。

節慶之有趣,或許正在人們能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中,體驗一種集體的期待和身體韻律。時間一過十一點半,人們就漸漸地往外疏散,開始要到戶外廣場或草地上等待著觀看煙火。那是不需要廣播說明的,藉由人們動作著,彼此之間就傳遞起不需言語的訊息。Seattle Center整區都是公共文化設施(包括Frank Gehry的EMP也在此),面積並不小,然而,在黑暗中,並不需要特別詢問,你總知道要往那裡走去。

於是我們走到了戶外的噴水池廣場,在那個外高內低的廣場邊緣坐下,加入了等待的群眾。人群交談著,不時有走過身邊的人群送來一句"Happy New Year!"漸漸地,在最後五分鐘,聲音漸漸小了,冰冷的空氣中仍有廣播電台的樂聲和DJ的言語放送著,越來越清晰的等待秉息著...我盯看著夜裡的太空針剪影,一個閃神,倒數已經開始了(怎麼不是從十開始呢...)「五、四、三、二、一....」花火在黑色中畫亮開來,所有人都準時地尖叫了起來,快樂的音樂更響亮地回應著那些華麗的色彩。

然而,不到兩分鐘,煙火就停了下來,音樂繼續著,尖叫聲變成疑問,漸漸有些尷尬和遲疑飄散開來。「這是結束了嗎?還是中場休息?」「不會是技術有問題吧...」沒有人甘心離開,於是都還在現場停著,或觀看他人動靜,或繼續痴望著天空,攝影的人則可以藉機調整設備。也許過了一兩分鐘,突然又開始了。尖叫聲、鎂光燈又開始了...

但音樂和花火已經無法協調了。

無論如何,中斷又再續的煙火秀總長約十一分鐘半,多數的人都看來非常滿足的離開。好不容易盼來的新年瞬間,就那樣稍縱即逝在黑夜中。

(一定是最近在讀Harvey寫現代性之都的緣故) 我腦中不斷想著「總有過去被定義了,才有新的開始...」。「迎新的同時,必須同時處理的總難免過去、現在和未來...」。現在總是短暫到無法捕捉的,而過去理還亂,未來一直來又那樣無從得知。具體感受到新開始的當下,似乎在花火的第一個暫停時,已然結束。

結束後,我告別了朋友,一個人搭上公車回家。一起等車的人很多,擠不上車的人更多。我幸運地搭上了返家的66號公車,但車行緩慢,一路上司機還得開門向外吼著:" This bus has been overloaded! Please be patient for the next one!" 我向車外望,夜裡一路風景似預期般開展,熟悉又陌生,好像,好像透過車窗望見了自己這三個月來的心情。

2. 新年慶典種種
原來昨夜的煙火暫停,全因電腦出錯。今日西雅圖各家報紙紛紛報導這差錯,好心點的會說「西雅圖煙火戰勝電腦故障」"Seattle fireworks survive computer glitch" , 或者帶點譴責嘆息意味地說 「電腦故障造成煙火污點」"Glitch mars fireworks" 總之,由於電腦系統在煙火開始前兩分鐘動彈不得,三個技術人員只得手忙腳亂地以手動控制,撐完全場。因此原本預計8又 1/2 min長的煙火秀,延遲為11又1/2 min的長度。太空針發言人說,這是煙火歷史持續14年來第一次出錯。大部分的市民倒是不太介意,泰半表示延遲無損於其繽紛華麗的效果。

老實說,這預算僅110000美金,五千發煙火的效果,當然是比不上台灣的一萬兩千發大手筆了,試看那台北101簡直就像是浴火燃燒在黑夜中。在西雅圖時報相關報導Photo Gallery New Year's Celebrations中,台北一0一可是赫然排列在第三序列,緊接在雪梨花火以及巴西聖保羅的新年馬拉松長跑之後。



在西雅圖,當然也沒有政治敏感的字樣爭議,完全只有星樣火花和五顏六色。














Taipei 101














Firework in Sydney

另外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是關於雪梨煙火的永續原則。在Inhabitat有這麼一則 "Sydney’s New Years Eve Celebrations Go Green"
顯示了這城市不僅要以慶典凸顯城市國際形象,還想兼顧綠色永續的全球環境公關,強調他們用綠色能源支持夜貌用電、回收慶典過後產生的垃圾至少八成、利用回收水清潔環境、鼓勵市民搭乘大眾交通參加活動等等...

這些說明實在讓人覺得有些好笑。不是一些本來就應該推動的事嗎?突然取來美化這個節慶活動,真讓人啼笑皆非。

" Needless to say, that blowing up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fireworks is not exactly green. So how will Sydney manage to make their celebrations the greenest ever? Well some of their actions will involve using green power for the bridge and festivity areas, recycling at least 80% of the rubbish generated, using recycled water to wash down the downtown area after the event is over, encouraging the use of public transportation, and even nominating the World Wildlife Fund as the NYE official charity of 2007." 出自Inabitat "Sydney’s New Years Eve Celebrations Go Green"

對台北或雪梨來說,可能真是達到了國際形象塑造的效果,在新年這一夜。然而,這種城市形象也很容易稍縱即逝的吧,我猜想...

創造一個光華燦爛的現在或許很容易,真要實踐一個可長可久的未來才是困難。


Note:
Picture of Taipei and Sydney are adopted from New Year's celebrations on The Seattle Time

8 comments:

阿娟 said...

昨天放學前 一個學生跟我說我應該買公平交易的咖啡 回家 準備火鍋時 郵差就送來了西雅圖公平交易的咖啡
餐桌上 想了一下這兩小以後也許也要如你一樣走一遭時的心情到底會如何 阿綠和阿澄兩個立刻說--我不要去 ㄏㄏ
新年快樂

shumei said...

小時候說的話不一定算話哩 :P
祝兩小和兩老新年快樂

阿川 said...

一個小時前,我打了電話給寄來咖啡的人,跟他說,我是一個陌生人喔!不過,謝謝你寄來的包裹,呵呵!

shumei said...

haha 以後有機會帶他去澎湖叨擾...他可是還沒去過澎湖的遜腳

Sunny said...

我們今天搬家!
正確的說是someone的同學先來搬了猴子和他的家當,我因為假日加班再加上事先和同事說好了搬家時間~
新家真的很大,所有同樣尺寸在舊家都太大的東西到這邊莫名其妙的縮小,不知揪胖會不會習慣從小運動場搬到小巨蛋?
PS:已經和猴約好了要去逛IKEA,準備採買一番!

shumei said...

是啊,我昨天打給他,就聽到了搬運中的聲音。新家整理好要趕快拍些照片讓我看看喔。

Sunny said...

收到手工香皂一枚..
連那包裝紙都好可愛哩
謝啦

shumei said...

我昨天聽到了新家傳說中的「迴音」耶,看來真得有很大的客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