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r 2008

Tomorrow never knows


DSC00636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還是山林好。冷冽新鮮的空氣使人清醒,聽來似海潮的風聲,總是可以喚回記憶和勇氣。雖然是接近三月尾聲的春天,站在岩石構成的山頭上,還是有種新年仍得有希望的情緒。

有隻狗狗跟著主人來,在山頭上的岩石裂隙前竟然腿軟發抖,不敢前進。主人只得抱起牠來安撫。我想,總不成那樣吧...



前往目的地的車行路上,朋友們放著交工和種樹。音樂所涵容的溫度和情感,的確是一劑最好的良藥- 在人脆弱的時候。於是人在寒冷北國對遙遠的島嶼有更清晰的想念,這想念又支持著自己,多了些力氣釐清思緒。

地下鄉愁藍調那,讀到馬世芳最近為了生祥和羅思容即將前往大陸表演而寫的稿。

其中有段是這麼帶入了「細妹你看」的歌詞...

" 然而,在林生祥和羅思容的歌裡,我看見了那既遠且近的故鄉。儘管我一句客家話也不會說,儘管我從來沒有去過美濃:

細妹你看,那中央的大山

攪著白雲翻來又轉

細妹你看哪!那轉彎的河流

驅趕大水波光瀲灩



細妹你看,那掛雲的大山

傾身顧著山下的石崗田

細妹你看,那唱歌的河流

彎腰抱著身邊的沙埔地......

──「細妹你看」,林生祥、鍾永豐詞,林生祥曲 "




如果島上所有人心底都能分享類似的情感就好了。
如果要在大選後許個願望,我真希望政治人物都能在山林間冷靜冷靜,聽聽動人的音樂,不管是在野不在野。





圖片來源:地下鄉愁藍調 <為林生祥、羅思容大陸行而寫>

2 comments:

小捲 said...

馬士芳寫的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了我自己的兩個經驗,第一個經驗也是我拿到《我等就來唱山歌》第一次聽的那個下午,叢林生祥緩緩的唱出下淡水河的開頭時,我已經感動的全身顫抖,眼淚在演眶裡打轉,那種感覺很難忘,簡直是被當頭棒擊了一樣。

第二個是回美濃過年的年初一晚上,生祥在美濃客家文物館錢有表演,是專門給美濃人自己看的。現場大概有兩三百人左右,都是美濃當地人,很多都是全家出動,因為是過年的關係,所以年輕一輩的人顯得比人口老化的美濃鎮平日多很多,我之前其實在台北看過了交工好幾次的現場演唱,包括馬士芳說的在台大活大的那一次,還有在大安森林公園,但這是第一次在客家莊甚至是美濃聽,全然是完全不同而且更震撼的感受。

與其他演唱會不太一樣的是,現場絕大部份的人操客家話,所以幾乎都聽的懂甚至一起唱和,裡面最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就是大家一起在合唱《我等就來唱山歌》和《下淡水河等著我介族譜》這兩首歌的時候,裡面很多合唱的地方全部都便成了現場幾百人一起唱和的live,那種聲音真的很讓人動容,那種激動直到隔天都還不能平復,以往在台北或其他地方聽,你總會覺得林生祥是在表演,是一個音樂表演,但在那次在美濃聽,你會覺得是整個美濃和土地透過他和其他美濃人的嘴巴說話。

Shu-Mei said...

這個結論真是不錯... 「你會覺得是整個美濃和土地透過他和其他美濃人的嘴巴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