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 2008

在此人間俗世...

這幾天,西雅圖瀰漫著有點特殊的氣氛,因為達賴拉嘛來了。而我不自量力地去當了志工,不能說幫了什麼,倒是因緣際會地認識了一個在UW讀佛學的朋友C。在討論翻譯的過程中,領教了好些觀點差異,心眼也翻了幾番。


討論是從"attachment"開始的。

我說:「為什麼達賴的談話脈絡中,這個字好像是負面的?我不懂。」我心底想著類似"place attachment"之類的概念,這人與地方之間的緊密關係,不是在環境心理學或人文地理學方面都備加珍視嗎?

C說:「這是執著。執著就會受苦。」

我一時傻住,但也不能反駁。

對我來說,人事若不執著,心意也就一路潰散而向漠不關心而去了。順此態勢,那熱情、積極、決心這類的字眼,不也都該標上危險字樣了?

那"mindfulness"呢?怎麼看?

C又說:「這是要妳對事事都洞察於心。佛家看人的心,多半是散的。透過修持,才能讓心神凝聚集中,瞭解所有事物的狀態。」

不能執著,但須洞悉世事,這兩件事加起來還真是困難....我怎麼覺得常常是矛盾的?想到那對於心意渙散的責備,真是讓人冒冷汗。老是心不在焉的自己,雖然常被教訓,常因此出狀況,但相當厚顏地,我總是以此為樂。總是自覺得該執著認真的時候再費力就好了,平時就省省力氣,非常不羞愧地常以「省電模式」應對任何我所不感興趣的人事場景。

是貪戀,才會受苦。這一點也沒錯。但要好好的面對這生活世界的每一天,如果少了貪戀如錨定,生活政治要既關心又不在意,只是想像都還真是讓人手足失措。

其實我並沒有把這些心底的OS完全說出來,然而,說了一陣之後,C突然說道:「嗯,我明白了,妳所學完全是很入世的。」這個短評語一時又讓我無言了。

作為志工,我們的顯著差異也表現在翻譯的速度上。太不計較用字的我,總是說得很快,而字字用心的C,不免就會慢個半拍。不過,仔細聽他說些例子才明白,平時用字遣詞的確是流在一個很粗糙草率的層次。例如「痛苦」這麼一說,其實有兩個概念,痛和苦是不同的。「實際」源自佛家,是一個空間性的概念,實是具體,際乃邊界,而我們老用「實際上如何如何...」,倒像英語"in fact"的翻譯。

聽聽,真覺得如此堪稱樂觀地活在這人間俗世,只能說是厚顏帶來的運氣了。

5 comments:

Tseng Hsien-yang, 曾憲陽 said...

我們所學的確是很入世的. 我想, 象徵層次上那些執著, 因為一般人無法超脫, 所以他們要推廣一般人修身的方式來超脫, 而我們要設法滿足無法超脫者的渴求.

不過我們這些各種條件都比較幸運的人, 似乎可以養成一點超脫的眼光: 參與社會各種事情還是揮灑熱情、積極、決心, 但就算這個社會紋風不動(通常都是紋風不動), 我們還是冷靜地, 不帶眷戀地, 往下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前進.

Shu-Mei said...

是啊,這幾天聽見的,的確是他們為了一般人設想的修身方法,所以達賴談慈悲心,甚至不惜說,即使你不懂慈悲,也該想想萬物互相依存,慈悲對你有好處的。要用這樣功利主義的方法懇請眾人為善。不過我還是會覺得,如此訴求仍流於對個人之要求,對於公共領域的影響有限。但困難的是在這個層面上。

話說回來,我修養欠佳,作不好冷靜不眷戀,一點小事就可以讓我的心情上山下海啦。

阿川 said...

偷偷把你這招「省電模式」學起來,在快要生氣的時候,就想像一只無所謂的電腦螢幕,呵呵!謝了!

Shu-Mei said...

今天在UW,學校頒予達賴榮譽博士。同時間,場外有幾百名中國學生集會抗議,要達賴對西藏『暴力』負責。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們那種感受到國家形象被西方媒體『醜化』的心情。不過,當我看到學校網頁(http://thedaily.washington.edu/2008/4/14/dalai-lama-speak-uw/)
有位Amanda如此論道:
"This is so ridiculous, Tibet and Taiwan have both been part of China since forever. How would it sound if Florida wanted to be independent and wanted to hold the Olympics as a separate nation away from the US and wave their "national" flag? Sounds like BS."

"since forever?!" This is also BS for me...
How can you know for sure!(馬上就證明我修養不是很好...)

Euphtw said...

我今天有幸聆聽達賴的演講。他說:21世紀是和平的世紀,也是對話的世紀。要解決衝突,不能靠暴力,而是靠慈悲心,也就是尊重他人的權力。在這個互相依存的世界,擊敗你的敵人等於詆毀自己的一部份。仇恨沒有用,compassion can reach your enemy。

在這席話之下,那則留言以及場外的示威,顯得多不足為道和可笑。他們眼中的達賴,顯然跟我們的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