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an 2009

玫瑰花茶這一夜

某些關於文化慣習的記憶,深得令人意外。這幾天,心裡那枚標記著台灣時間的鐘總是特別清楚,計算著人們開始放年假的時間,年夜飯的時刻,自己在這兒呼呼睡著,怎麼也不太安穩,眼睛張開,不由自主又開始幻想年糕的氣味,還有桌上該有的半透明冬瓜糖。

台灣初一,西雅圖又下起了雪。刻意讓自己跑到Green Lake那兒日本大叔開的咖啡店,想用美麗的甜點讓自己定定心,抽離這個不停瞎張望節慶的狀態。而且不能上網的,就得專心安靜地看那理論上要令我興奮的"diverse economy"…

竟然還是在那兒遇見了兩個台灣人朋友,說是要買了蛋糕,提到他們阿姨家去吃年夜飯。「年夜飯!」我最不想要在這安靜的午后聽見的,這樣如影隨形。

或許是這樣在兩個時區之間折磨著,整個人竟是火氣炎炎地不舒服了起來。胃和口腔都在抗議著,在這個冷清的城市裡,想要降火還沒有隨手可得的菊花,將就著玫瑰花那顏色軟弱的茶湯也就這樣要過了這難以界定時歲的一夜。

2 comments:

chih-chieh said...

dear 啾,

我也一個人吃了年夜飯, 煮了冷凍的韓國小餃子當做元寶. 事實上是下午先去Burger King 狠狠地吃了加大的魚堡餐, 三個小時後居然又餓了, 好像那天都不吃點東方味的東西胃就要痛了. 最後變成亂七八糟把自己吃撐, 安慰自己至少吃撐的這一點跟在台灣過年有像.

祝你有美好的一年, 我很想念你阿. 抱一個. ( 我這樣告白someone會不會生氣阿:p )

Shu-Mei said...

不管他呢 來抱一個...

我們這兒韓國餐廳裡的餃子不太對勁,皮太軟,餡料調味不夠,似乎不是他們的強項。我希望妳吃的那頓是味道好的,這一年要過得更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