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ar 2009

半甲子歲月,1979

M寄來這首詩。這一串文字曾經在二十歲那樣不解事年紀滑過眼前,還閃爍著神秘的光,依然對這殘忍世界微笑。

我想起難以歸類的各種事件、私人記憶。此時此刻,我在「那裡」,自己走路,自己坐下,推開門,我無奈看見光線從遙遠的地方旅行到這裡或那裡,總不讓話語的速度穩健隨行。

(The particular momentum in particular moment...)

還是只能在2009年點一杯咖啡卻妄想著杯底有1997的表情,甚至,1979的滿眼清新。

談時間/存在,Massey說這莫不由記憶事件的空間關係來開展—沒有空間就沒有時間,沒有認同,沒有主體。如果容我暫時卸下她更激進的政治經濟企圖,稍稍曲解,於是我們可以把數字轉換成複雜的地理圖譜,而帶來焦慮的數字會變成令人訝異的路徑。在時光的足跡中會看見妳/你還是在「這裡」,並沒有完全地離開這捲軸,如果讀圖者有耐心慢慢地翻轉,不停息,在那裡。

一九七九
夏宇 ,收於備忘錄

你有沒有想過 我們在
這裡 一起 走過那麼多路
碰到那麼多人 以後 我們一起
在這裡 這樣 你講了這些話 然後
我這樣回答 我們在這裡 坐下
一起坐下 這個空間 這種姿勢 這樣
的光線 這種說話的速度 有許多小
孩子都在放羊 有許多隻狼 只有我會遇見
你 只有我們會做那件美麗的新衣服

2 comments:

Shanta said...

這裡

這種種的指涉都強化了
那些已經不在這裡的人


空氣
信仰

等等等等
美好的力度...

我好喜歡這首詩

Shu-Mei said...

是啊 對抗時光之奧,不只需要SKII,我們還需要鍛鍊一種魔法,拿空間馴服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