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 2009

淹沒在印度菜色的週日

Slumdog 還真得了那麼多獎,我有點驚訝。怎麼說也算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或許,我該心甘情願地面對這個快要被印度菜色淹沒的週末(地理學研討要批評印度的微型經濟實踐;文化地景研討要讀上個世紀後半葉的德里舊城翻轉記;還要把暑假印度行旅的報告拼排成可展示、可閱讀、可引人入勝的,所謂「成果展示」),每件事都很有趣,全部湊在一起時,我那消化能力不佳的系統只是覺得被纏繞又沾黏,簡直無法透氣。

具有認識學習的興味和誠意是一回事,擁有消化享受的實力和元氣又是另一回事啊。

壓力太大又感覺紛雜兼興奮的時刻,我又開始在深夜裡烤起了杯子蛋糕,慶賀著自己也無法解釋的情緒。真想就這樣整夜只等待著奶油芳香,聽蛋糕們漸漸長高的聲音。

2 comments:

Sunny said...

想像妳或許拿著書,而烤箱開始有麵包的香味,加油阿,人生就是這樣給"發"起來的~我近日也焦躁著,處理手邊第一次接觸覺得難以駕馭卻又躍躍欲試的break through,即將來臨的三月天交織希望和恐懼!

Shu-Mei said...

這個把人生看成蛋糕"發"夢的說法我喜歡 ,不論形狀色澤,總有溫度和甜度。Wish you a smooth break thr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