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pr 2009

看「流浪神狗人」

終於看了「流浪神狗人」,真的是一部非常有趣的片子,而我更沒想到是這般帶著忍俊不禁的情緒看完這部片。

或許可以解讀這「流浪」是一種在社會秩序上的流離浪蕩,更積極地來看,其實是一種對理性的抵抗—從狗、人乃至於神,權力宰制無所不在,流浪的可能性亦無所不在。

電影中段,青青的發怒或是一種可為其他角色代言的最清楚表態:「你只會叫我冷靜,要我理性!…」那手上一記煙痕也是相似道理。不同的故事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難題和相應的抵抗演出,他們不是那樣直接絕決地以遊民的存在形式來表達對於現代生活的反抗,更片斷、更短暫,也可能更魔幻如那些發亮旋轉的神像。

人生怎可無時刻淋漓似酒?若日夜都要清醒地謹言慎行,連神明都會瘋狂倦怠吧。

不同的角色有意或無意地,都發展出自己的一套儀式性行為,顛覆了宗教信仰的既存符號和儀節形式,隱隱地挑戰了人神關係,以及埋藏在關係中的權力和秩序,非常有趣。這些神奇的片刻讓人驚異地發笑,極具開示之功。像是說自己是鬼的阿仙收藏了一大堆平安符,甚至還幫落難的神像掛上一枚;瘸了的黃牛角老是在幫神偶修補手腳,期待他們也能以誠相待,給他帶來新的義肢;廟會的人斥責阿仙「神明坐在這裡你還不快起來」…;「快啊我們要來去開鬼門」;這些構連於神力的言說,背後盡是人意。

(當然,這神是台灣脈絡中的道教神祉,本是非常擬人化的信仰系統。不過聖母也是被邀請來客串了一番,南無阿彌陀佛。)

或許那價值百萬的逃亡名犬和清朝古董觀音也可以被看成一種主動的流浪吧?在這個時代,如果所謂的「平常」必須跟隨那名犬貴於人命的新聞邏輯,我們可能真要準備一些招式和技法,鍛鍊一套管用的私房流浪心法,才能盡可能地降低出人命的機率。

附帶一提:我看了好一陣才發現那阿仙就是「一一」中的洋洋,只能說時光荏苒啊。小朋友倒是真能演。

2 comments:

floraroja said...

洋洋很可愛 :D

Shu-Mei said...

對啊,不管是小時候在「一一」中那個拍照的神氣,或是這部片裡面那種怡然自得喊餓不臉紅的表情,都非常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