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Apr 2009

春天的第一個願望


Gaze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像牠一樣,在每個當下都如此凝神專心。



*許願的同時,我的桌上大概躺了三十本書,視窗也開了八個,右手拿著咖啡,心裡又琢磨著今天要不要來烤個蛋糕...

**照片是Someone拍的,笑說牠竟然就這樣定定看著剛從冰箱理拿出來的貓罐頭,呆呆地等著下一步—竟然還不顧一切地踩在我心愛的藤澤周平小說上。

4 comments:

Sunny said...

那張桌子是我以前的耶!這個當下的我心裡尖叫著想飛回台灣去.

Shu-Mei said...

香港的春天冷熱如何?上班的途中有花開新芽吐的氣象嗎?

Tyan said...

除了凝神專心外,
看來他還有極好的平衡呢
(也是我需要的....)

Sunny said...

怎說呢?關於春天我有二套說法和一種想念

新工作是要高密度往返鄉香港和江西中國農村,不曉得我會因此對週遭環境更敏銳或者更遲鈍?那是城市高樓文明對比農間茅坑的生活調性和邏輯思考的反差,唯一的共同點恐怕是季節和光陰的輪轉了.

岔題了,總之上週是城市和鄉村中路程打轉著我回到童年的春天,空氣中有著泥巴混著山花香味,苦楝樹的紫花鏽在客家老樓院子上,大自然佈置的春天跟著農夫老牛的犁在田間緩緩移動.

香港啊?深夜回到如同光獸般的水泥城市,安心的煮了咖啡閱讀朋友們的部落格,那江西農間漲起來的童年記憶又好像夢一樣的螁去了,此刻窗外有雨吵鬧的工程繼續行進,不跟著時序進行什麼事的現代文明,春天的落腳處在木棉枝枒上,但是行人很少抬頭望,等等我回完公事上的mail就要出門搜尋它的影象

想念就是在台灣,還是常常不經意想起萬盛街某個街或者碧坊,我記得那院子往山上種有櫻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