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 2009

在香港想像我的島


P1090025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台灣的災情和政局變化使人心慌。

情緒難以言說,因為我處在一個不合時宜的時空中,還要繼續遠離島嶼。如果可以背棄工作,真得很想要取消去印度的行程。

台灣的災後重建訊息由各種不同的管道和形式在香港現身,大眾傳媒、社群網站的私人訊息,這兩三天開始有了些唾罵之外的深刻批評,看見第三部門的努力讓人敬佩,指陳出的種種政策弊病則讓人驚訝政府之無能,竟然沒有底線。

(那樣一個美麗島,怎麼可以這樣脆弱、這樣戲劇性的失去它的形狀…)

鬆動流離的全部是切身又遙遠,讓這一個月我所聽聞的香港規劃議題顯得尷尬,異質的時空讓人不能不深思自己和眼前這城市的關係,忍不住要討厭自己的時空流動安排,為什麼這樣緊張而沒有餘裕。

間接地得到山上稍來的訊息,忍不住要幻想老人的心慌表情,然後再翻譯成土石流動的憂傷地景。我一面想該怎麼回應,同時又面對社團學妹在線上說想去南部救災,要徵詢我這個遊子的支持。

「帶著我的支持去吧」我只能這麼說,而仍繼續按表操課,明日還要更往西行。

2 comments:

落山風 said...

我的行事曆走到十月了,回頭看這的時間刻度,還停在香港呢,但台灣也仍沒走出水災陰影,有種往前走的原來只有我一個人的錯覺
;我常覺得台灣很習於用溫情的表現覆蓋,而密不通風的傷口,妳知道,遲早往骨子裡爛去

Shu-Mei said...

是啊,關於溫情之可愛可恨,我們在灣仔說了那麼多。更慘是,就我所知的一點點災後規劃狀況來看,情況很混亂,傷口包紮都稱不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