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Apr 2012

城市太明亮刺眼

很累,近半個月來越洋關注文林怨強拆王家一案,除了關心個案進展,
也很在意公眾討論究竟如何看待都市更新中的權力/權利關係
自己忍不住也寫了一篇,又不停讀
直至今晚看見華老師這投書,整個覺得挫折失望,最後一點對於長輩的尊重讓人無力抗辯,只能退回史前時代,呀呀學語。

這城市很累
人們擁有私有物件買自尊,避免乞討公共服務的卑微可憐

這城市很急
人們被催促交出私有物件換權利,去試著想像公共利益如聚沙成塔將築成偉大城國

當然沒有人記得肩並肩創造的石穴回憶 牆上沒有絕對的答案律令
沒有人還能去到那至公共和極私有之間,不乞憐也不需匆忙急促的交換計算,
不會把眼淚、權力、利益、生命,放在同一把荒謬的天平

當然沒有人記得,沒有天平的世界也有太陽升起
害怕黑暗就失去

沒有人相信自己可換上另一副眼鏡,看見公和私的界線是誰在執筆畫
沒有人願意相信自己其實可以徒手畫,不要藍晒圖,不要乞討和犧牲之間的輪迴

這城市明亮的
沒有人懂得光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