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pr 2012

沒有藝術家的城市

去了TK Lofts之後,常常在想藝術、生活、居住、城市的關連。為什麼當代城市發展大計總是要急著把創意變成產業?設下各式陷阱讓藝術變成文化資本?除了要對抗榨取空間資本的經濟發展,似乎還有一些關於藝術的定義,需要解構思考。

什麼是藝術?為什麼要區分藝術家和一般市民?我現在住所有個熱愛藝術和戲劇的公寓管理員,他工作之餘就去玩音樂和戲劇,社區中的節慶活動都是常客,有空時就去green lake旁邊為小朋友表演。他年輕時還走遍西北各藝術科系當繪畫模特兒,和各系所老教授們都是好朋友。他為我們整理花園、清理環境工作、他創作,他因為管理公寓可以免費住在這兒,於是省去了昂貴房租,空出了生命時光,就有藝術的可能。他不認為自己是藝術家,但他告訴我:如果妳學會表演,可以伸展,讓自己變得超乎想像之巨大...

 西雅圖幾個多年來不景氣的街區,成就了一些房租便宜的老建築讓藝術工作者棲居。他們說:藝術家也就只是一群需要每日生活空間的人,需要有個地方好好的休息,需要空間創作。藝術工作者也務實,不見得個個都能成為大師,也不見得個個都想自己的藝術成為商品。他們只需要合宜平價的居住空間,可在兼職工作和創作之間找到平衡。他們有時教課,有時去餐廳打工,有時需要閉門創作,有時要和其他藝術工作者尋求合作的可能,有時要喝酒消愁,有時要塗鴉,有時要忙著去撿取社區中待拆老房子的美麗古老玻璃...對他們來說,這些街區並不是不景氣的破敗空間,每一扇窗裡都可能有美妙的時光。

 藝術工作者也有家庭生活,需要有些空間讓小孩遊戲,有適合步行的街道可以推娃娃車散步去。有些人聽見藝術家住所需要育兒空間會瞪大眼睛覺得奇怪,但說穿了,藝術工作者也就是一群愛創作的人們,離不開家庭和每日生活。 如果藝術不是藝術家的特權,作品不需要讓展覽空間來定義,創作不需要定價量化生產,那麼一個美的城市,不應該是平價合宜的居住,讓每一個人不需要過度的工作,於是生命都可留下創造的時光嗎?時時有某些靈光乍現的瞬間,而藝術也就不會放棄城市,不會自毀式地變成毀壞城市的幫凶...?

 明天要去看管理員年輕時累積的畫作,他的小辦公室,也可以是最好的時光畫廊,或許可以通往一九七零年代的西雅圖。

2 comments:

網誌作者 said...

藝術無處不在,藝術也可以是特定範疇。這是存在很多很多年的見解和主張分歧問題。

U said...

似乎跟標題無關太多

只是讀到妳說"那麼一個美的城市,不應該是平價合宜的居住...", 點頭之餘也讓人聯想到也是試圖保留"livable community" 而被討論(爭議)許多的 "Measure 49"(Oregon;Portland).

搬到DC一帶工作,一切都算好~ 這麼多年來居然都沒有機會去到西雅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