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l 2012

下一站

在旅程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就要為下一站做計畫,挑戰了思考理性和感性直覺。這要妳暫時對眼前事務視若無睹,暫時忘記還沒有釐清的章節,還要勉強進入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向面目模糊的他人宣稱自己的理想,介紹過去、勾勒未來。

還沒有寫完的這一本論文,還有電腦桌面上一份新的研究計畫,簡直就像是兩個時區中的生活世界。確實,這論文要為我在西雅圖五、六年來的學習畫下句點,新的申請文件則需要引領我到另一個城市繼續行走。書寫的模式和所需要的參考材料也大不相同,甚至我覺得,我需要兩張書桌或兩個房間來安放我飄忽複雜的思緒,才不會互相牽扯糾結。

幾年下來,我發現自己竟然是非常喜歡做研究的,這實在是讀博士班前從未想過的,堪稱一人生一大驚喜。同時,我發現自己非常不喜歡學院的學術生產、審查升遷流程。走回校園,我一心想遠離建築或規劃實踐場域中的商業競爭,想要自己當自己的老闆,卻沒料到全球化學術競爭只是把校園變化得更像是公司。確實太天真了,「淨土」或「樂園」確實是從來沒有存在過的。

申請獎學金、申請獎助計畫、申請工作,每一次投遞文件和表格,都好像要把自己重新定義一次,勉勵把疑惑都鍍成閃爍的信念。一個人一輩子有多少能量可以消耗在這些程序上?他們說這叫做競爭力。我有時只想,像是老蜂農珍惜蜂蜜和蜂蠟那般,靜靜地感謝蜂蜜中,凝結的陽光。能不能在眼前的旅程中有更多這般的時光呢?

我是想要回台灣的。殘酷的現實卻是,我的跨領域背景和興趣,在台灣不太容易找到落腳處。我敬愛的V老師要我別限制自己在規劃院系,我會嘗試的,心裡卻一點把握都沒有。手邊兩份近期的工作申請都不在美國也不在台灣,有多少機會?我也一點把握都沒有。想不清楚的時刻,就安慰自己,去到那兒都好,和哪個城市有緣份,就會在那兒過一些日子,發展一段未知的關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