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ug 2012

填表格

剛剛送出一份工作申請表。反覆檢查、確認格式和拼音,寄出前還要回到[招募說明]的閱讀,確認自己沒有漏掉重要細節。午後美麗的陽光下我快步走向學校,印出來,果然,紙本上我才看見幾個要命的錯誤,指導老師的德國姓氏多了一個"R"、我自己的住址公寓號碼不見了、表格上竟然還要我填上高中學歷....我總是做不好這些,永遠。

在這些格式細節中,彷彿也可猜測不同地區和機構的文化。香港大學要求高中學歷讓我有些吃驚,也才讓我學到,高中畢業學位名稱是"General Education Development, GED",「普通教育發展」?新加坡那邊的表格上竟要求妳一一詳列家人名稱和國籍,也讓人好奇這和博士後申請究竟有和關連性。

暫時先不想台灣教職申請的「問題」--問題種種包括:機會不明、資格要求嚴苛,甚至還要交上從大學、碩士班、博士班的所有成績單、內定的工作機會公告申請時間甚至可以短至一週,讓人不知道是否應該申請。準備申請表件是一回事,申請種種文件「正本證明」等等又是另一回麻煩異常的事。這些問題想來就頭大,我只能等到口試結束再來煩惱。

去年的七月是一個轉接的季節。六月底暫時結束田野工作回台灣,披上租來的嫁衣,給了長輩們一個交代。一整個月遠離研究,清理行李、接了OURs的邀請,到嘉義和一群大學生、國小師生們玩參與設計工作坊,認識一群有趣的年輕老師和田野中的青蛙朋友。今年七月,也是一個過渡的時光,送別了不少朋友,聽聞好些不同的掙扎和徬徨故事。西雅圖的夏日陽光正好,我大部分的時光卻在室內不停地寫。這時刻最感謝遠方友人來訪,才有好藉口離開這些永遠關不了的檔案。

走在西雅圖的大學路上,有時也想起台南後車站那一條大學路。我看看自己的手臂,恍惚間覺得和十年前黑得沒有兩樣,原來,高緯度地區的陽光晒入室內的威力是如此不容小覷。還有另一條大學路嗎?我不知道。明年七月,只希望自己能好好地走路,擁抱那個此刻難以預期的夏天,不論在哪裡。

2 comments:

m said...

真期待這即將到來放空的藉口!

Shu-Mei said...

i was great having you in Seattle :)